首页 河北财经 河北资讯 河北娱乐 河北教育 纵深调查 证券股市 河北旅游 生活消费 房产家居 汽车资讯 滚动资讯 科技业界 专题报道
华北网 科技业界

蓝港这两年:全面转向更无序的手游市场

字号: 2013-09-15 11:34 来源:未知 点击

蓝港在线(以下简称“蓝港”)总裁廖明香用手机编了一条短信:“某总,我们团队经过慎重考虑之后做出决定,蓝港不考虑出售事宜,我们还是希望谋求独立发展,也许前路坎坷,但唯望一搏以求心安吧!”

”要知道,为了这一条短信,他已经纠结了两三个月,直到谈判结束的那一天晚上,很多朋友还在饭局上劝他:“见好就收,从了吧。”在潜在的6个买家里,最高的出价已经到了18亿元,这是个不小的数字。

“生命里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要我放弃自己亲手创办的公司竟然会如此痛苦。”创业6年多了,在很多事情上,王峰并没有刚开始那么理想化。一些现实的维度存在着,他可以拿到6亿元,而他的“兄弟们”也会因此过上好日子。

他决定把选择权让给他的合伙人,当着投资人以及几个买家的面,他叫来另外两个联合创始人,三个人的投票将决定这家公司的命运,这一幕就发生在上边那条短信的前一个晚上。而最终的结果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意外,三个“NO”。

王峰自然拒绝了所有的收购要约,他其实并不缺这种机会。

因此,收购流产反而成了这个剧本有趣的注脚,两年前,当王峰第一次向董事会提出蓝港未来会是一家手游公司时,他私底下也在盘算着:“做不好,大不了再转回来,做端游(2012年相对于‘页游’所产生的新名词,全称是‘客户端游戏’,即是传统的依靠下载客户端,在电脑上进行游戏的网络游戏)。一年几千万元的利润,跟几个哥们分红,有什么不可以?”

过渡

2011年的年关不好过,COO王磊的突然离职,甚至让董事会开始相信外界对蓝港的猜测:这家充其量算是二流的端游公司正在失控。王峰并不避讳当时的窘境,他本希望毕其功于一役,《佣兵天下》120多人的研发团队开发了整整4年,单是研发费用就花了4500万元,后期的广告费用也有3500万元,“但仅仅是打平了成本。”可以说这款游戏拖垮了蓝港。

那个阶段的王峰差点失去了继续下去的动力,他看到的蓝港是一个“过于整齐的巨无霸”,丝毫没有他想象中创业公司该有的那些气质。分管不同领域的三个合伙人每天如流程一般地向他汇报,“我们谈论的东西最终都会归于管理。”王峰说,“你知道那种CEO‘被挂起来’的感觉吗,我做CEO的热情被很多管理架构上的细节给切割了。”

这正是王峰最困惑的地方,蓝港启动之后,他在完全遵守着周围那些大佬们给他的建议。在某种程度上,他甚至会自我暗示地去消灭内心本来的排斥感。

直到这一天终于来了,《佣兵天下》让他认识到压上去的几年时间无法挽回,蓝港已经无力在端游市场上突围了。而火爆的页游(网页游戏)市场也早已启动,《神仙道》等单款收入过亿元的产品不再是稀罕事,蓝港看上去又错过了一波。

王峰不得不去做出一个决定。这其实并不难,以他的性格,在杀入页游红海和布局未来的手游这两条路上,他一定会选择后者,“创业就应该赶在大势之前。”这是他花了4年的时间,在端游上学到的最重要的一课。

从这个角度看,COO的离职反而成了一系列变革的契机。王峰非常强烈地意识到公司要变轻,一方面脱离原来的组织架构,让新的公司更扁平,也更关注产品;而另一方面,游戏的开发过程也要变轻,在做端游时,一个项目往往需要百八十人和至少两年的研发时间,这在页游和手游上不可想象。

他很坚决,《开心大陆》被封存,接近出炉的《图腾》即便露出的视频资料大受玩家好评,也同样被叫停。2012年春节前后,蓝港只剩下不到400人了,走了一半。“但我真实的感受就是每减少100人,公司的效率都会产生质变。如今公司变小了,也变专了。”

王峰打破了研发中心和运营中心的架构,把相关人员扁平化到一个个项目组,这样每个项目都有相应的研发经理、运营经理、客户经理、主策划等。关于产品的内部讨论越来越频繁和扩大,甚至客服都要参与其中。

他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产品上,这是他自认为的一种好的状态。2011年初,他曾把廖明香推到前台,自己专注于公司战略层面,“但实际上游戏公司的创始人绝对应该把产品放在首位,而把战略放在其次。”

内部的阻力是显而易见的,即便是组织架构的调整使得那些工程师们更容易得到满足感,因为他们的成果王峰都会第一时间知晓。但一个公司的惯性思维很难扭转,王峰要求的还很高,蓝港的转型绝不是简单的平台移植,停止主打的端游产品就足以说明问题。

2011年中期,他“逼”着3D项目组的几个核心花了3个月,做了一款名叫《疯狂砸地鼠》的手游。几个月后在App Store一上线,连续20多天都排在免费下载榜的第一位,将近56万的下载量,而且根本没有推广。

这在内部引起了很大的反响,“我们得出两个结论,第一是蓝港做手游是有可能积累大量用户的,第二就是蓝港的战略应该基于智能终端,那个时候终端的发展趋势已经非常明显了。”王峰称。

但手游依然是个不确定的商业模式,在《疯狂砸地鼠》上,王峰并没有想明白如何去挣钱。

于是,王峰理智地选择了先进入页游,耐心地等待手游的机会,“2012年对于蓝港,是一个关键的过渡。”

发力

可是蓝港在页游上却表现得出人意料地好,到了7月,页游收入的比例已经过半,按照计划,2012年底这个数字就会达到70%。

蓝港的组织架构也进一步明确,成立了4个事业体系,端游和页游两大创收部门升级为事业中心,而专门成立的手游和海外业务事业部也已经开始运转。那一年,蓝港上线了四款手游。

媒体都在猜测蓝港未来会是一个页游公司,王峰一直在讲“页游将是PC互联网最后一场红利”,而且当时页游收入足以重新定义蓝港,但他始终没有松口说蓝港的转型方向是页游。

他很清楚如果坚持页游,蓝港会迎来另一个“不幸”,“这个领域太挤了,市场规则也早就被破坏了。当然最重要的是,终端革命已经不可逆转。”

王峰在内部做了一年的预热,在一次内部的演讲会上,他谈了很多对手游的见解,“我告诉他们站在风口上,猪能飞起来,但笨猪不行。”页游给蓝港带来了喘息的机会,但王峰坚信全面转向手游才是个聪明的决定。

2012年底,他开始主动地给蓝港定位。在页游《黎明之光》的发布会上,他第一次提到蓝港未来所有的项目都可能是手游。12月,刚成立不久的移动事业部被取消,王峰事后的解释是“这没什么必要,因为蓝港就是一家手游公司。”

这时候,蓝港的第一款手游大作《王者之剑》已经研发了一年时间,接近尾声,王峰其实一直在等它。2013年2月,该游戏登陆平台,一炮打响,下载量超过600万,月收入近1500万元。

于是在4月,王峰便迫不及待地宣布了蓝港全面转型手游的消息。此后,《王者之剑》的表现一次次打破蓝港内部的预期,到了8月,它的用户突破了2000万,月流水达到了4500万元。这一仗,王峰既奠定了江湖地位,也让内部再次明确了新战略的正确性。

但手游的开局要远比端游和页游复杂得多,资本市场的介入使得整个市场乌烟瘴气。“手游市场将会比端游惨烈10倍,我绝不看好今天一大批的手游创业者,他们以为做5、6款游戏就可以赚到钱。”王峰称。

生态链也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单一的产品研发加运营快速地变成了研发商和渠道商分工的时代。仅仅几年前,蓝港还得在全国城市做网吧推广,在各大游戏门户砸广告,一款游戏的推广成本平均超过千万元。但现在有了UC、91、等,它根本不需要考虑如何去运营这款游戏。

可王峰还是看到了潜在的巨大风险,“开发商在页游时代一上来就已经没有任何的话语权了,再加上产品抄袭成风,最后,大家只能打压自己的利润。”据他透露,有公司山寨了《王者之剑》,再加上一个日本动漫的皮囊,最终以渠道商占利九成、自己占利仅一成的9:1分成比例与渠道商谈合作。

他在今年的上海游戏展上向平台商喊话,“一定要保持住五五分成的底线。”

8月,蓝港对外宣布了一项市场活动,号称将在未来50天内拿出价值1000万元的5000部手机进行营销。“玩不了《王者之剑》,就赔2000块!”

在确定了不卖之后,王峰有了更大的计划,他成立了发行中心,预期在年内至少代理发行5款产品。“如果我们接下来的《苍穹之剑》有类似《王者之剑》的表现,那么到年底我们的月收入就会过亿元。”

但问题是面对着一个更加无序的市场环境,王峰也有着极大的不安,“我无法用端游的经验去预估手游的发展。”

还记得2007年底,在王峰创办蓝港后第一次大规模地见媒体时,就抛了一个现在看上去有些讽刺的三年战略——三年内每年收入超过10亿元、公司市值超过100亿元。

本文来源:经济观察报作者:张昊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