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河北财经 河北资讯 河北娱乐 河北教育 纵深调查 证券股市 河北旅游 生活消费 房产家居 汽车资讯 滚动资讯 科技业界 专题报道
华北网 科技业界

久邦數碼“黑白”版權生意:網站內容被指侵權

字号: 2014-07-24 14:12 来源:未知 点击

  從2005年到現在,廣州花季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下稱“花季文學”)與久邦數碼(3G門戶為其主辦網站)的小說版權侵權訴訟案如同馬拉松賽跑,已持續8年之久。

  “十年(侵權)證據鏈環環相扣,對于花季文學來說,這種損害是毀滅性的。”7月中旬,花季文學董事長鄔錦雯向記者詳述了公司遭遇侵權打擊的狀況下,一直以來“瀕臨無法經營的困境”。

  7月17日下午4時,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在第五法庭對本案進行再次審理。花季文學董事長鄔錦雯和總經理吳丹楊代表上訴方花季文學出庭,被告久邦數碼一方則由世澤律師事務所王林柱、韓冬梅代理出庭。

  據了解,此次糾紛案涉及作品4185部,其中花季文學曾4次起訴2次上訴,11次投訴關于案件審理以及請求函回復問題。此前,在雙方的談判中,久邦數碼總裁張向東表示愿意賠償150萬元加合作提成方式達成調解,但吳丹楊表示不接受,提出2000萬元索賠,雙方談判并沒有達成一致意見。

  久邦數碼總裁張向東曾在調解不成后透過媒體表示,久邦數碼與花季文學并非一開始就是對立的關系,雙方原本進行過版權合作,只是后來這種合作不被對方認可,雙方最終對簿公堂。

  從塞班時代門戶網站起家的移動互聯網公司—久邦數碼,依靠經營適用于安卓系統的GO桌面應用,于2013年11月22日,正式在納斯達克掛牌上市。這一收費應用在海外購買正版網絡內容的習慣之下,發展得得心應手。

  記者日前從久邦數碼獲悉,2014年第一季度,久邦文學營收為2750萬元人民幣,3G門戶營收為1070萬元人民幣,而新業務移動應用和服務的營收為4870萬元人民幣,同比增長103.2%,主要由于2010年底上線的GO桌面系列產品相關的營銷收入同比增長205.3%。

  上市之后的2014年,在版權規則愈發嚴明的大勢下,3G門戶與內容供應商的合作模式迎來前所未有的考驗。據介紹,如果本次版權案得到賠償,將是海外上市公司在數字出版行業的首例大規模的版權償付。日前,記者就本案聯絡久邦數碼,但公司內部人士表示,在案件審理結束之前,久邦數碼不會對外界作出回應。

  8年版權官司

  8年了,久邦數碼與花季文學之間的小說版權侵權一案仍未能結案,雙方再次庭審于7月17日下午在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進行。

  據了解,此次糾紛案涉及作品4185部,其中花季文學曾4次起訴2次上訴,11次投訴關于案件審理以及請求函回復問題。花季文學稱,2005年起,花季文學發現久邦數碼未經許可,在其主辦的3G門戶網(wap.3g.cn)上大量上傳其擁有著作權的作品,供公眾在線瀏覽、下載等。

  針對被久邦數碼的侵權行為,花季文化傳媒于2007年起先后通過發函、投訴、訴訟等方式維護自身的合法權益。經初步統計,涉案作品高達4185部。

  2014年3月4日,久邦數碼總裁張向東與花季文學總經理吳丹楊,在廣州市文化執法大隊2樓會議室,就花季文學版權賠償問題進行了談判。談判中,久邦數碼總裁張向東表示愿意賠償150萬元加合作提成方式達成調解,但吳丹楊表示不接受,提出2000萬元索賠,雙方談判并沒有達成一致意見。

  一季報顯示,久邦文學2014年第一季度營收為2750萬元。2000萬元的索賠額度對于久邦數碼來說,并不是一筆小數目。

  閱讀平臺提供的免費閱讀,在一定程度上帶來巨大的流量收入,從而增加了網站廣告收入,目前對這部分收入還存在難以估量的困境。因此,原創作品為閱讀平臺帶來的收益估值,難以成為侵權案中索賠的依據。

  此番大規模求償的花季文學,亦可能與法庭最終認定賠償金額存在差距。此前,花季文學與久邦數碼就單部作品的版權訴訟判決,就已存在花季方面的估值與判決賠償金額的出入。2014年3月14日,根據花季文學申訴狀描述,按照《出版文字作品報酬規定》相關規定,涉案作品總字數68284字,其認為久邦數碼應當賠償的損失為22425元,“遠超過一審判決的損失數額(8000元)”。

  本案涉及作品超過4000部,單部作品的賠償金額變動對實際獲償總額,將在總數4000多部的影響下積累和放大。

  國家版權局版權管理司司長于慈珂近日在中國新興媒體產業融合發展大會上說:“無論是新媒體還是傳統媒體,都根基于相同的土壤,離不開同樣的條件,這就是技術、平臺和商業模式,就是作品、內容和版權資源。”

  據介紹,如果本次版權案得到賠償,這將是海外上市公司在數字出版行業的首例大規模的版權償付。

  版權侵占之爭

  久邦數碼與花季文學的版權糾紛案是在“劍網2014”專項行動下進行的。

  據了解,國家版權局7月9日通報了“劍網2014”專項行動第一批網絡侵權盜版案件查辦情況,安徽“999寶藏網”涉嫌侵犯著作權案、“上海復旦網上書店”和“上海惠生圖文”網店涉嫌銷售盜版圖書案。而花季傳播與久邦數碼的侵權糾紛并未有進一步解決,至今還在圍繞賠償金額、是否侵權的辯論上進行著。

  久邦數碼創建于2004年,創始人為鄧裕強和張向東。旗下業務包括面向全球用戶的GO桌面系列應用,和面向國內用戶的3G門戶網及3G書城業務。3G門戶網于2004年上線,是中國最早的無線門戶網站之一,擁有70多個免費頻道。

  據了解,久邦數碼之前也曾因版權問題被起訴,其中上海玄霆公司、北京中文在線獲賠償金額5000元,此外,花季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于2013年12月20日就單部作品勝訴,獲賠5000元。

  花季文學總經理吳丹楊稱久邦數碼侵權“手法高明”。據其透露,2010年5月,花季傳播發現久邦數碼利用其手機閱讀軟件GGBook非法傳播花季的作品;2010年11月,花季傳播又發現久邦數碼的3GYY搜索網站打著“內容來源于第三方網站”(例如:來源www.fmx.cn)的旗號,將涉案作品上傳至該3GYY搜索網站,以供讀者在線閱讀的方式非法向公眾傳播。

  對于久邦文學業務,久邦數碼對記者表示,久邦文學貨幣化始于2010年,包含自有內容分發渠道(3G門戶書城頻道、“GGBook”應用)和第三方內容分發渠道,如電信運營商等。并稱,久邦文學擁有超過50500部文學作品,擁有優質作者,其中30人的作品曾線下出版,有一位作者是百度上搜索量最大的TOP10作者之一。

  花季文學則表示,久邦標榜的這些“第三方網站”根本不存在花季作品,甚至有“第三方網站”不能訪問。吳丹楊強調,久邦數碼此舉實為通過“竄改”、欺騙讀者的方式繼續實施侵權。

  開啟海外版權收入

  互聯網共享時代的到來,讓文化產業自動陷入版權之困。張向東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曾說:“我們公司從3G門戶開始就是做兩條路的,一個是門戶,一個是應用軟件。”2010年,公司推出客戶端產品(GO桌面),身份從版權購買者向版權所有者傾斜。

  公司財報顯示,久邦數碼在2013年第四季度開始出現收入結構改變:移動應用產品和服務的營收占比超過50%。支撐這一主打業務的產品就是GO桌面系列應用,在2013年第四季度,為公司貢獻5090萬元人民幣的收入,同比增長了230.7%。移動應用產品和服務營收也拉動公司全年的凈利潤實現了超過500%的增長。

  GO桌面,于2010年11月在Google Play推出。久邦數碼稱,目前GO桌面以38個語言版本服務來自20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用戶。GO桌面用戶超過70%來自海外市場,收入超過80%來自海外市場。同時表示,GO桌面在海外的貨幣化也已經初具規模,現已成為了公司的重要營收來源。截至2014年第一季度,GO桌面系列應用全球用戶總數已超過4億人,月度活躍用戶量為1億人。

  據介紹,GO桌面的收入分為三部分:用戶直接付費、廣告聯盟、直客廣告,三個部分的收入占比大約是1:1:1。AppAnnie2月發布的報告顯示,久邦數碼已經是Google Play非游戲類開發者月度收入榜的第二名,僅次于LINE。這些從應用市場中獲取的收入,占GO桌面總營收的三分之一。

  久邦數碼總裁張向東在PingWest上詳述了GO桌面的出海“撈金”法則:“用戶直接付費是我們最早嘗試的貨幣化方式。現在僅美化主題這條線就已經有超過一萬款主題在Google Play銷售,并仍以每周數十款新主題的速度增加。”

  “國外互聯網的正版消費模式讓付費成為習慣和可能。”在國內深陷版權訴訟危機的久邦數碼,在海外的掘金路徑又反過來依靠其他地區更為成熟的網絡版權環境。

  在海外,從塞班時代門戶網站起家的移動互聯網公司—久邦數碼,依靠經營和出售GO桌面應用版權,于2013年11月22日,正式在納斯達克掛牌上市。在國內,出版商們的維權正持續發酵,網絡原創內容版權保護戰才剛剛打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