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河北财经 河北资讯 河北娱乐 河北教育 纵深调查 证券股市 河北旅游 生活消费 房产家居 汽车资讯 滚动资讯 科技业界 专题报道
华北网 科技业界

特大電信詐騙團伙佛山落網 涉案金額超500萬元

字号: 2014-07-16 16:22 来源:未知 点击

  詐騙團伙嫌犯何某在接受采訪時后悔落淚

  羊城晚報記者 林桂炎 攝

  警方沒收的詐騙團伙的作案工具,其中包括大量的手機、身份證和信用卡 羊城晚報記者 林桂炎 攝

  “電信詐騙相當無聊,每天要打5個小時的電話,卻基本沒人上當,我只能邊打電話邊看小說,還不如出去打工。”15日上午,在禪城公安分局一間審訊室內,30歲的電信詐騙嫌疑人何某這樣說道。

  當天上午,禪城警方通報,他們歷時6個月,打掉一個特大電信詐騙網絡,抓獲15名嫌犯,涉案金額500多萬元。這也是佛山公安機關今年破獲的最大的電信系列詐騙案。“這伙人今年以來撥打詐騙電話10萬次以上,全國范圍內成功作案超過200起。”相關辦案民警介紹。

  冒充“領導”詐騙

  2月22日,鄧先生報案稱,被人冒充其妻子親戚騙走了11700元;3月6日,蔣先生被人以冒充“校長”,騙走43000元;5月25日,何小姐被人以冒充“院長”騙走50000元……

  從今年2月開始,“猜猜我是誰”詐騙重出江湖,還衍生出其升級版的“冒充領導”詐騙。統計顯示,近半年來禪城已有數十位市民被騙,損失過百萬元。

  案發后,禪城反詐騙專業隊民警迅速跟進。通過調取該涉案賬號及取款有關視頻進行分析,民警很快掌握嫌疑人的落腳點。4月9日上午,專業隊民警通過蹲點、跟蹤,成功將正在增城新塘廣場附近銀行取款的2名嫌疑人廖某、賴某抓獲,現場搜出300多張銀行卡,涉案贓款6萬多元。

  隨后,辦案民警以該2名取款組人員為突破口,排查出該電信詐騙組織分布在禪城沙崗、順德樂從、南海羅村的3個“電話組”團伙,并通過跟蹤鎖定其中1名“電話組”犯罪嫌疑人黃某的身份。6月24日,黃某在惠州市博羅縣某招待所落網,該嫌疑人的落網,進一步確定了佛山境內的3個“電話組”窩點的情況。

  被抓時正在行騙

  在初步獲得電話組嫌疑人黃某的情況后,偵查員對該嫌疑人進行跟蹤監控,逐步發現其他同伙成員,7月3日,警方決定分3路前往順德樂從和南海羅村展開抓捕。

  在樂從某小區的抓捕現場,為了不驚動嫌疑人,防止其銷毀證據,警方化裝成物業公司人員,以樓下天花漏水,檢查滲漏情況為由誘開房門,隨后抓捕人員一擁而上將嫌疑人控制。在這個復式的房間內,嫌疑人每人一間獨立房間,房內隨處可以見到廢棄的電話卡。據嫌疑人交代,每打完套卡內的金額,便重新啟用新的電話卡。在其中一間房內,一個嫌疑人被民警控制住時,其手中的手機還傳出來一位女性事主的聲音,原來這是一位正要上當的受害人。

  在羅村一小區的抓捕現場,民警沖進房間后,一名正在陽臺上打電話的嫌疑人立即將手機塞進空調的壓縮機,企圖藏匿證物。而另一名嫌疑人則將臥室門反鎖,利用偵查員破門的時間將公民信息和三部手機塞進檔案袋,直接從六樓窗口拋下,這一切都被樓下守候的民警看在眼里,待民警取回被扔出的檔案袋展示在嫌疑人面前時,該嫌疑人立刻對犯罪事實供認不諱。

  當日抓捕行動中,警方共在3個抓捕現場抓獲“電話組”詐騙嫌疑人黃某、鄧某開、李某等12人。至此,該15名團伙成員全部落網。

  第一次詐騙

  就心軟了

  對話

  15日上午,在禪城區公安分局一間審訊室內,羊城晚報記者見到了這個電信詐騙團伙中的一名成員,來自重慶的何某。說到電信詐騙,何某坦言“很無聊,不如去打工”。他還透露,自己第一次行騙后發現對方是個學生,于是放棄了繼續騙錢,并告知對方自己是騙子。

  打工時認識團伙成員

  記者:你是怎么進入這個詐騙團伙的?

  何某:剛到廣東的時候我在深圳一家男科醫院打工,去年又去了海南找工作,在那邊認識到河南人李某,我們互加了微信。前段時間聊天過程中他問我工作辛不辛苦,要不要跟他一起干?我問他做什么,他也沒明說,我害怕是搞傳銷,不敢過來。后來他和我說肯定掙錢,于是我就來佛山了。

  記者:到佛山后呢?

  何某:我6月9號到的佛山,玩了四五天后,被李某帶到了一復式住宅里。開始不知道要做什么,后來他給了我好幾本電話號碼讓我打電話,我就猜到是打電話詐騙了。李某讓我看著他們打了幾次詐騙電話,算是“崗前培訓”,讓后就讓我住進了一間單獨房間,自己開始打電話。

  記者:知道是詐騙你還做?

  何某:開始不知道有這么嚴重的后果,想著能掙錢就行。

  網上花錢買個人信息

  記者:說說具體怎么打電話的吧。

  何某:李某給了我大約70張紙,上面印有個人姓名電話等信息,每張上面都有差不多50個人。我每天下午3點開始打,打到晚上七八點,要打一百多個電話。撥通電話后,我就對對方說“你來一趟”。對方如果問我是誰,我就會直接掛斷電話,如果報出一個名字,就說是我,然后繼續聊下去。

  記者:這些個人信息哪里來的?

  何某:網上花錢買的,每條信息兩三毛錢,有些一次沒打過的電話要貴些,一塊錢左右吧。我算打得少的了,因為這些資料也是要我們自己掏錢買的。

  記者:有上當的?

  何某:基本沒人上當,很多人可能都知道我是騙子,沒說幾句就掛斷了,還有的干脆把我罵了一頓。每天花幾個小時坐這打電話太無聊了,還不如我之前打工的日子。我會下幾部小說,邊打電話邊看小說打發時間。被警方抓住前一天我都準備走了,因為掙不到錢,和他們吵了一架想“散伙”。

  因為心軟“放過”兩人

  記者:一共騙到了幾個人?

  何某:二十來天就兩人上當,騙了8000塊,再給取款組的分分,扣去我買電話卡和資料的錢,自己最后就剩下3000元。其實還有兩個也騙成功了,但我沒忍心要他們的錢。

  記者:為什么?

  何某:其中一個當時我照著資料上的電話打過去,是一個女的接的電話,我問她你知道我是誰嗎?她問我是不是陳老師,我說是的,并說有點事想找她借幾千塊錢。她說沒那么多,身上只有一千多塊錢。當時想到她是學生,我就心軟了。我告訴她我是騙子。還有一位老人,說自己沒那么多錢,可以先給我一點。想到我也有父親,也沒忍心要他的(何某一陣眼紅,哭出聲來)。羊城晚報訊 記者鄭誠,通訊員壽盛、敏利、張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