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河北财经 河北资讯 河北娱乐 河北教育 纵深调查 证券股市 河北旅游 生活消费 房产家居 汽车资讯 滚动资讯 科技业界 专题报道
华北网 科技业界

海爾欲減員萬人保老大位置 凈利潤已經落后

字号: 2014-06-30 10:11 来源:未知 点击

   海爾欲減員萬人保位置

   在經歷了持續30年的輝煌之后,張瑞敏和他一手締造的海爾集團終將面臨轉型的難題,并不得不承受隨之而來的陣痛  面對大刀闊斧的裁員,張瑞敏表態愈發強硬,聲稱今年還要再裁1萬人。動輒兩三萬人的裁員,觸動著社會各界敏感的神經。而張瑞敏反復強調的“外去中間商,內去隔熱層”理論,“自主經營體”概念,更讓員工和業界人士直呼看不懂

   這種跨越性思維是“舍本逐末”,還是傳統家電企業未來發展的主方向,還有待觀察

   本報記者 姚以鏡

   “去年年初時海爾有8.6萬人,年底時變成7萬人,人員減少比例超18%。今年預計將再精減1萬人,主要是中間管理層,一些業務變得智能化后,就不需要這么多人了。”海爾創始人張瑞敏近日的這一公開表態語驚四座。

   作為一家擁有30年歷史的公司,從一家資不抵債、瀕臨倒閉的集體小廠發展成為白電巨頭,海爾創造了一個神話。兄弟倆的海爾標識曾出現在千家萬戶,然而,這一切,在如今的全民互聯網時代,卻不得不面臨轟塌的危險。

   “互聯網時代”的轉型,這是任何一個傳統企業都在面臨的嚴峻問題,對于白電帝國海爾集團來說,亦是如此。

   事實上,從一年前開始,面對互聯網轉型之路,張瑞敏就提出了“外去中間商,內去隔熱層”的理論,更同時推進其“自主經營體”概念。此番“裁員萬人”的消息一出,不禁引起業界軒然大波,海爾難道是動真格了嗎?但也有評論指出,海爾的連續大裁員并非海爾作為企業的主動行為,而是由于其特立獨行的“自主經營體”模式造成人員自動流失的結果。

   “不少員工包括中層管理人員看不懂老板在干什么,看不清企業的未來,甚至員工個人利益也受到不小的影響,因此才會出現一波離職潮。”家電行業專家劉步塵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說。

   轉型中的海爾到底是臥薪嘗膽還是胡亂摸索,對于傳統家電企業來說未來什么才應該是戰略核心?“互聯網時代商業模式的創新”到底應該是什么樣子?在人人喊互聯網轉型的時代,這個問題卻困擾著千千萬萬個正在期待轉型的企業。

   裁員還是自動離職

   2013年至今,海爾大幅減員并非海爾的企業主動行為,很大程度上是人員自動流失的結果

   6月14日,在沃頓商學院全球論壇上,作為中國改革派企業家的代表,張瑞敏出現在演講臺上。然而他一開口,便帶來了勁爆消息:海爾將再裁員1萬人。

   從目前看來,張瑞敏并不是虛言恫嚇。近日,業內便傳出,海爾白電集團副總裁孫京巖、負責零售業務的副總裁助理靖長春離職的消息。有相關媒體向當事人求證時,孫京巖否認此消息屬實,而靖長春則表示“有離職想法”。

   這一切似乎都預示著,海爾的管理層人事震蕩愈演愈烈。為何海爾會如此大刀闊斧地裁員呢?有一個合理的解釋便是智能機器人。張瑞敏的表態中有一句話值得注意,那就是“一些業務變成智能化之后,就不需要這么多人了”。沒錯,他提到了智能化。

   在國內一家著名白電企業工作的李然(化名)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若是從智能化的角度分析海爾的大幅減員倒是說得通。如今,在國內,不僅海爾,其他大型家電企業,比如美的、創維、格蘭仕、格力、海信、志高和奧馬等,也都在大量使用自動化設備或機器人。

   《國際金融報》記者查閱各種公開資料發現,格力、海信等家電企業都在實施機器人戰略。對于機器人的使用效果,家電公司幾乎都持肯定態度。

   美的公司向《國際金融報》記者提供的數據顯示,在生產線機器人應用方面,目前美的家用空調注塑生產線共計投入近200臺、總裝成品下線100余臺,其他電子、部裝裝配機器人近200臺。

   此外,有媒體報道,格蘭仕的自動化程度亦較高,其中山基地南廠區的總裝車間擁有26條生產線,沖壓車間能實現從門網板、門體、外殼和腔體結構件等的自動化生產。

   不過,當外界都在熱議海爾裁員原因時,也有人認為“裁員”這個詞并不恰當,張瑞敏的說法有些自相矛盾,只是在做一場“面子”秀罷了。“用減員這個詞應該更合適,裁員是指企業的自主行為,而海爾顯然不是。”劉步塵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2013年至今,海爾大幅減員并非海爾的企業主動行為,很大程度上是人員自動流失的結果。

   在劉步塵看來,如果是因為智能化機器人,那被裁的也只會是基層員工,然而稍加用心便不難發現,張瑞敏的講話中提到了裁員將以“中間管理層”為主。然而,一萬人和中間管理層是兩個無法并列的概念,作為一家7萬人的制造型企業,生產工人占企業人員的比重在75%至85%,海爾不可能有那么龐大的中間管理層,因此張瑞敏的話是自相矛盾的。

   中間管理層從來都是一個企業的支架,“一窩端”式的中間管理層大裁員,對企業來說猶如經歷大地震。“海爾連續大裁員,實際上是為包括中間管理層大量離職提前準備好的‘說辭’。”劉步塵直言不諱地說。

   “承包制”嚇退員工

   這種變革對于習慣了原本有大企業做靠山,拿著穩定工資的海爾員工來說顯然是不容易接受的

   在“海爾要變天”、“海爾被瘦身”、“改革負面清單顯現”的爭議聲中,海爾方面給出的解釋是,“外界對海爾大裁員的報道存在誤解,海爾沒有主動’裁員’,減員增效是公司創新轉型的必然結果。”據了解,海爾將7萬名員工分為2000多個自主經營體,形成小微公司,小微公司的員工與海爾解除合同,因此在冊員工減少。

   事實上,早在2011年,張瑞敏就提出了“人單合一”、“自主經營體”概念。總體來說,就是張瑞敏希望每個員工與用戶價值保持一致,將海爾從串聯平臺轉到并聯平臺。例如,采購只負責找到最便宜的上游供貨商,銷售只負責將產品銷售出去,并聯平臺后,產品每個環節,從設計開始就讓用戶全流程參與,再到生產制造、銷售、服務。

   在張瑞敏看來,一些不在冊的員工仍然是海爾人。“現在企業不是給每個員工提供一個工作崗位,而是提供一個創業的機會。現在我們的員工就不再局限于在冊的,因為海爾為員工提供了一個平臺,一個并聯的生態圈,只要在這生態圈里的,都可以算海爾員工。”1月16日,張瑞敏在集團互聯網創新交互大會上說。

12下一頁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