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河北财经 河北资讯 河北娱乐 河北教育 纵深调查 证券股市 河北旅游 生活消费 房产家居 汽车资讯 滚动资讯 科技业界 专题报道
华北网 证券股市

中報進入密集披露期 盤點上市公司財報七宗罪

字号: 2014-07-23 09:21 来源:未知 点击

  

  中新網7月23日電 2014年上市公司中期財報進入密集披露期。眾所周知,財報和公告是投資者了解一家上市公司經營狀況的主要渠道,但近年來財報及公告頻現烏龍,成為A股一景。據不完全統計,截至7月18日,今年上交所已發布了334條更正公告,深交所發布了613條,相當于兩市每天有近5家上市公司出錯。在此,我們梳理出財報七宗罪,望上市公司引以為戒。

  第一宗罪:低級錯誤

  典型癥狀:出現錯別字、日期有誤等常識性問題。

  案例:光線傳媒于今年6月17日連續發布多個公告,宣布三個投資方案,分別是投資動畫、手游及建影視基地。在《使用自有資金對外投資公告》中,開頭部分就把投資對象“藍弧文化”寫成了“藍狐文化”(如下圖)。不過跟之后的錯誤相比,這都不叫事。

  在光線發布的《關于變更募集資金項目用于投資熱鋒網絡的可行性研究報告》中,今年2月竟然有31天。公告稱,光線擬收購杭州熱鋒網絡科技有限公司51%股權。熱鋒網絡的主營業務為移動網絡游戲的研發與運營服務。截至2014年2月31日,其自主研發的首款產品《我是火影》的累計注冊玩家超過3000萬,累計流水超過1億,單月最高流水達到2800萬元。

  槽點:公告中的幾處錯誤讓人感覺這些投資決策做的相當倉促,真的想好了嗎?親!

  第二宗罪:披露不規范

  典型癥狀:年報驚現多頁空白。

  案例:*ST國恒2013年年報披露時間從原計劃4月30日一直推遲至7月5日,成為滬深兩市2013年最后一份年報。年報披露,該公司2013年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2.26億元,已是連續第3年凈利潤為負值,根據《深圳證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規則》的有關規定面臨被暫停上市的風險。該公司董事會在內部控制評價報告中承認各子公司處于失控狀態。

  更離奇的是,在*ST國恒2013年年報中,從109頁開始的財務報表出現多處數據缺失。其中第65頁、70頁-71頁、92頁、116頁、119頁、121頁-125頁、145頁-146頁、179頁-182頁等頁面上的內容竟然是空白表格(如上圖)。對此,審計該公司財報的中興財光華會計師事務所給出的審計意見是“無法表示意見”。

  槽點:這是要破罐破摔的節奏么!確實挺無語的。

  第三宗罪:高管薪水無關業績

  典型癥狀:業績虧損,高管高薪依舊。

  案例:亞星錨鏈于2010年12月28日上市,其2008-2009年的凈利潤分別為9103萬元、1.87億元,業績增長明顯。2010年開始業績出現拐點,當年實現凈利潤近1.5億元,同比下降20.14%。此后業績逐年下滑,2011年凈利潤近9997萬元,同比下降33.3%。2012年凈利潤7515萬元,同比下降24.83%。2013年加入虧損行列,年報顯示,其2013年虧損達2098萬余元。

  雖然公司業績一年不如一年,但2010-2011年,亞星錨鏈高管薪酬幾乎維持不變,董事長陶安祥和副董事長陶良鳳稅前年薪均為28萬元。業績連續下滑后,2012年高管年薪降了一成。而在2013年業績大幅虧損的情況下,高管薪酬基本與上一年持平。

  前面提過的*ST國恒更為夸張,公司連續三年虧損,總經理蔣暉和董事長蔡文杰在今年一季度相繼辭職。而在2012-2013年期間,該公司為高管合計支付的薪水分別達201.08萬元和284.97萬元。其中,董事長蔡文杰近兩年年薪分別為40.6萬元和48萬元,總經理蔣暉分別為34.22萬元和36.72萬元。也就是說,即便公司業績虧損、股票面臨停牌,二人的收入卻不降反增。

  槽點:上市公司寧可自己“餓肚子”,也不虧待高管,絕對是親媽啊!

  第四宗罪:業績判斷失誤

  典型癥狀一:頻繁變更業績。

  案例:寶德股份在發布2013年年報之前曾先后提供了4個版本的業績數據。其去年10月發布的三季報中,預計全年虧損300萬至800萬元。今年1月28日,該公司發布首次修正公告,稱因公司第四季度海外銷售合同執行以及大額應收賬款收回等因素,對業績產生積極影響,2013年凈利潤將達100萬至600萬元。而一個月后該公司發布的業績快報出現大逆轉,稱2013年凈利潤虧損1300萬元。今年4月12日,該公司發布的2013年最終年報中虧損又變為1105萬元。

  典型癥狀二:實際業績與業績預告落差巨大。

  案例:今年1月30日,光電股份發布業績預增公告稱,預計2013年實現凈利潤8000萬元左右,同比猛增了25.5倍,原因是剝離了虧損業務。可到了3月28日,該公司又發布了業績修正公告,將業績預增更正為出現虧損,而其2013年實際虧損了1.66億元。從盈利到虧損,波動幅度達到2.4億之多。

  類似的還有山東墨龍,其2013年三季報稱,預計全年將盈利2685萬至9398萬元。今年1月29日,該公司發布修正公告,稱虧損了1.2億至1.8億元,而其2013年實際虧損了近1.76億元。從盈利數千萬到虧損近兩億,實在讓人難以看懂。而這由盈轉虧的過程勢必對股價造成大幅影響。

  槽點:親,說好的盈利呢!誤導導致的投資損失包賠嗎?

  第五宗罪:金額單位錯誤

  典型癥狀:金額單位擺烏龍導致數據謬以千里。

  案例:以興民鋼圈為例,該公司去年9月18日發布《關于簽訂復合車輪采購合同的公告》稱,公司簽訂了總金額為516079.20萬美元的采購合同,而興民鋼圈2012年全年營收為11.3億元(人民幣,下同),凈利潤不到6300萬元。這份合同涉及的采購金額相當于該公司2012年全年營收的28倍,算得上是超級利好。18日開盤該股直接漲停,然而沒過多久,股價便被打到跌停板上。8.52億元的成交量創了該股上市以來的最高紀錄。從漲停到跌停,究其原因是該公司當日又發布了一份更正公告,稱采購合同的訂單金額不是“516079.20萬美元”,而是“516079.20美元”。此前的公告里多寫了一個“萬”字。

  同樣出過丑的還有貴州茅臺和嘉事堂這對“難兄難弟”。茅臺2010年年報顯示,該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的稅前年薪合計為15428867萬元,實際領取4955107萬元。其中,董事長袁仁國稅前年薪達2768214萬元,實際領取了1006500萬元。半個多月后,茅臺發布更正公告稱,高管薪酬所用單位應該是“元”,而非年報中的“萬元”。更正后,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的年薪合計為1542.89萬元,實際領取額是495.51萬元。更正前后,茅臺高管薪酬蒸發了1542.73億元。嘉事堂也把薪酬單位中的“元”寫成過“萬元”,導致該公司董事長丁元偉2010年稅前年薪高達69.8億元,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薪酬合計達260億元。

  槽點:這么粗心大意,你們老板知道嗎?

  第六宗罪:校對疏忽

  典型癥狀一:內容表述有誤,鬧出大笑話。

  案例:四方達2011年2月登陸創業板,至今僅出過4份年報,但其中2份自擺烏龍。2013年年報將無限售條件的十大股東中的3名自然人股東寫成了券商的融資融券賬戶。2012年年報更是玩大了,其年報摘要披露的利潤分配方案是“擬每股送現金紅利1.5元,并以公積金轉增股本,每股轉增8股。”若這一方案得以實施,四方達將創A股高送轉紀錄。不過四方達股東的高興勁兒未能持續太久,一天后,四方達發出更正公告,表示“因工作人員疏忽,導致部分信息錄入有誤,公司2012年利潤分配方案應為每10股送現金紅利1.5元,每10股轉增8股。”

  典型癥狀二:數據失真致關鍵性財務指標出錯,害人害己。

  案例:凈資產竟然比總資產還多,這種怪事出現在新大新材2012年年報中,在披露子公司河南華沐通途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的經營情況時,該公司總資產為5006萬元,凈資產卻高達7995萬元,如此矛盾的數據完全違背常識。半個月后,新大新材的更正公告才姍姍來遲,稱華沐通途2012年的實際凈資產只有4995萬元。顯然當初編制年報時將“4”寫成了“7”。

  出錯無下線的還有湖北金環,其2010年業績預告預計公司2010年凈利潤比上年同期下降7324.86%-3760.93%。盈利如此爆跌著實嚇人。但第二天該公司又發布更正公告稱,由于工作人員失誤,將業績預減數據搞錯,修正后應為下降98.65%-97.41%。

  槽點:情節十分狗血,但殺傷力極大,別鬧了好嗎?考慮過股民的感受么!

  第七宗罪:信披違規

  案例:博元投資今年6月18日發布公告稱,接到證監會調查通知書,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根據《證券法》有關規定,該公司被立案調查。實際上,博元投資近幾年已成“違規專業戶”,據不完全統計,2010年以來其違規違法行為已達15次,分別受到監管部門通報批評、公開譴責、整改、行政處罰等處分。違規記錄詳情見下表:

槽點:這是鬧哪樣?屢教不改,完全無節操無底線。

  小結

  年報烏龍層出不窮,不僅讓年報失去了嚴肅性,同時也暴露出三方面的問題:一、為什么在年報對外公布前未進行糾錯?二、如果年報或公告中的錯誤信息誤導了投資者,責任該誰負?三、面對一份漏洞百出、粗制濫造的年報,投資者對上市公司的管理還能抱多大信心?還能相信里面呈現的數據嗎?上市公司不能總以工作疏忽做擋箭牌,錯誤更正起來容易,但公司形象一旦受損,想恢復形象絕非易事,上市公司還應且行且珍惜。(文/杜萌)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