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河北财经 河北资讯 河北娱乐 河北教育 纵深调查 证券股市 河北旅游 生活消费 房产家居 汽车资讯 滚动资讯 科技业界 专题报道
华北网 生活消费

安溪福田党委政府车上13年的冤案

字号: 2014-03-21 21:09 来源: 点击
  难忘的1999年6月11日,在福建省安溪县福田政府执行计划生育的车上发生了一起人命冤案。当天尚属“皮埋节育”期内的林风英应约到安溪丰田林场接受双查,被政府执政的工作人员强行押上小车(跟歹徒绑票没有什么两样),欲押往感德卫生院执行结扎,后来除了车上谁都不知道车上发生什么事,当家属赶到漳平大深潘络铁矿医院的时候,受害者林凤英已经是奄奄一息了,后来抢救无效,年仅25岁的她就这样结束了生命。据当时福田乡人民政府的人说是服毒自杀,种种迹象表明这是为推脱责任编造的幌子,不管死因如何,其因果关系明确,是因为被国家公务员林来兴、张炳灿、许许金华强行抓上小车出的命案,福田乡党委政府如何都逃脱民事赔偿之民事责任。


  死者生前在当天早上从家中去丰田林场卫生所妇检时,身上穿浅红底花色衬衫,黑灰色女长裤,身上带有妇检双查证,本人身份证,左手戴着双狮牌手表,若干人民币(后来这些东西都不知去向)。可是家属和邻居赶到医院的时候,奄奄一息的她竟然一丝不挂,身上之盖着一件不属于她自己的衬衣。就这一点,当事人完全有责任把事实说清楚,是毁灭罪证还是、、、、、、
  当时躺在医院的受害者身上有明显的伤:左臂肘、左大腿、边青紫肿块青紫,下吧跟脖颈间俩个指头印模样的红肿清晰可见,胸部左下侧红肿块,由此可见,此案绝非自杀,所有证据均指向他杀:
  一、家属到时死者身上一丝不挂表明有人有意毁灭杀人时留下的证据,服毒不具备脱掉所有衣服抢救的必要。
  二、死者家属请来载客的人和死者胞弟所遭迫害雨淋、不准饮食、拳打脚踢、私设牢房非法囚禁等事实说明了这些人目无法纪,没有什么事是他们做不出来的。
  三、死者生前不具备自杀的心理,自1995年5月23日接到一份6月11日到丰田林场妇检的通知,像这样的事已是司空见惯,况且尚属“皮埋节育”有效期内,根本不会考虑到会被强行逮去结扎而作下自杀的准备,三位公务员是采取突然袭击,期间并无空隙去买农药,可见服毒不会成立。 
  四、在两个男干部中间要服毒根本无法执行,甲胺磷农药设有内外两个盖子,打开需要一定的时间,坐在旁边的两个男干部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她自杀。 
  五、死者在脖子上明显的留下俩个手指印,明显有人用手狠力掐过死者脖子,才留下的手印,在尸检的时候提醒过法医,但法医却视若不见,后来向省相关部门申请开棺验尸未受到支持。
  如上所述已形成了证据链接,死者生前被人身侵权过,之所以会被脱光衣服,因为凶手在行凶时,死者大量的内出血并吐在衣服上,为消灭证据3位男干部才会如此的铤而走险,因为他们都受过高等教育,应该知道此举触犯了我国律法。福建省漳平市潘络铁矿医院1999年6月22日出具的,住院号《疾病证明书》所谓的“急性有机磷农药中毒”根本不可信,6月11日傍晚7点30分,在众目睽睽之下,乡政府专程用三菱吉普拉着一个长方形纸箱往医院送,医院因为受贿才隐瞒了死者真正死亡原因。法医到大深医院对死者进行尸检时,没有科学的查出真正的致死原因,没有对头部、喉管、肺、肝、脾、肾、心等要害部位解剖检查,只是对死者胃及内容物割了拿去检验,寄给死者家属的《泉公刑技化字(99)第109号》化验单只体现一系列的甲胺磷农药成分,未见尸检时的一系列外伤,这里面足以说明尸检法医的草率和不公正。从丰田林场到大深医院小车最多二十左右分钟的时间,一到医院就洗胃,现在在内容物检出敌敌畏农药成分,只能说明当时根本就没有洗胃或者有人在造假。


  在福建省安溪县福田乡人民政府在党委书记陈福荣的带领下,先逮了载客的张某,后来抓了死者的胞弟,利用人民专政武器警力对两人拳打脚踢之余,强行将两人押跪在暴雨中淋了一个多小时,随后将俩人各关进政府的车库,扬言如有人靠近将一同关押,同时不准给予饮食。就这样,死者胞弟足足被禁食、欧打、囚禁等折腾了46个小时;无辜的张某更惨,竟被折腾了118个小时之久。丧亲还要遭受如此的折腾着实悲惨,但比起林风英的冤死却微乎其微。此案曾与林风英的冤案一起向各职能部门提起控诉。福田乡人民政府的不择手段,恰恰暴露了他们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他们的真实面目因此脱颖而出:可以在众目睽睽之下把两个男人如此的折磨,虽然最后侥幸活命,因此推断死者林风英之死绝非普通的自杀,在3个国家公务员的车上,如何被折腾致死的经过活生生的展现眼前。就算是胁迫,也不能视百姓生命如蝼蚁。如此的人命案,当局领导并没有妥善的采取赔偿等安置,而是利用种种的胁迫手段。死者一个宗亲在政府里面工作,他们就叫他罢官回家,家属放弃诉讼了才能复官;死者的一个堂叔在福前小学任教,福田党委政府要他回家,要死者家属屈服才能从新获得教师资格。死者含冤莫白已经是莫大的冤屈,家属心力憔悴还要遭受种种压力,这些行为无疑暴露了他们“心虚”,其行为跟流氓没有两样。


  因为得不到赔偿死者的丈夫性情大变,动不动就殴打3个可怜的孩子,时不时不给予吃喝,有时候在温饱堪忧的死者父亲家吃一点,因为穷苦,死者父亲不得不与被遗弃的死者大儿子相依为命、同甘共苦,勉强过日,在他们这个年龄的孩子,也许很少有人像他们兄妹一样,让痛苦、饥饿、被挨打的疼痛来占满童年,可怜的孩子唯一能寄托的就是抱头在她母亲的灵前痛哭,出于无奈读完小学就缀学各自打工谋生。如果当时福田乡党委政府依法给予赔偿也许能改变这一切,因为不平给死者丈夫造成的心理障碍,因为不平衡怒气堆积心中,面对福田政府及背后的保护伞无可奈何,只能向三个可怜的孩子出气,所以凶手不但杀了死者,给3个无辜孩子留下了黑暗的童年,还葬送了他们一生的前程。

  头头尾尾经历半年多诉讼的冤案,其间的花费和误工8万有余,最后屈服于胁迫。福建省党委政府非常重视此案,派出专人前来宽慰死者家属,对死者3个幼小孩子的不幸表示同情,声明回去之后将拨款资助,后来福田乡人民政府利用上级政府下拨款项大做文章,制订了《关于给予白桃村林风英遗属家庭困难补助的办法》,并采取上述等非法手段给予胁迫,如果不签下将殃及亲邻,用贰万多块就把这样一个命冤案压了13年,在这里摘要其文书条款规定:
  一、死者的3个小孩子将按活期存款方式,由民政办保管,后按每月50元给予发放;
  二、乡民政办有其他困难补助时给予优先考虑。
  三、自2000年元月22日起不得再以任何理由上访、上诉。
  上述条款一之规定,乡党委政府为讨好死者之丈夫(化安来上门),竟将小孩之款项给了他,造成了后来小孩遭逆待的悲剧;;条款二之规定,在头几年未见分文,后来在四处奔走之后才给死者的长子办了低保,延后几年给死者父亲办了低保,其他未见分文,况且这两人确属低保之对象,死者之长子被其父亲遗弃,兄妹相依为命,温饱都成问题;死者父亲自失去女儿之后,悲痛之余又要兼顾3个孙子,本不富裕的家庭已经是负债累累; 条款三之规定,既然是生活困难补助,而且是上级政府的承偌,不应该有副加条件,上访和上诉是每个公民享有的权利,福田乡人民政府根本无权剥夺。这样的案子被不明不白的压了13年,归根于胁迫,以上陈述可见,福田乡党委政府制订的《关于给予白桃村林风英遗属家庭困难补助的办法》,制订者已一一违反,再加上如今的“借故撤去死者父亲的低保”,让本不该有的胁迫方式之一的文书变成一纸空文。


  路不平有人铲,事不平有人管,已经沉了13年的冤案,希望能得到我相关部门的重视,排除关系网的阻力,派出公正廉明的执法者,为死者讨回公道,为3个可怜的孩子讨回公道,把法律和正义化为暖流溶入人间,是人民之万幸!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