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河北财经 河北资讯 河北娱乐 河北教育 纵深调查 证券股市 河北旅游 生活消费 房产家居 汽车资讯 滚动资讯 科技业界 专题报道
华北网 生活消费

每日成癮般風雨無阻 廣州老茶客:聽戲就如刷微信

字号: 2014-07-23 09:21 来源:未知 点击

鴻圖廳里,茶客在聽粵曲。

鴻圖廳里,食客和茶客們絡繹不絕。

“一盅兩件”是廣州茶客的特色。記者王燕攝

每日成癮般喝茶風雨無阻 古粵情懷背后是廣州老人心靈寄托渴求

據不完全統計,廣州市60周歲以上的老人已超過130萬人。除了煮飯、看電視、鍛煉身體,廣州老人的平日生活怎樣度過?內心又有怎樣訴求?

從上世紀90年代至今22年,在高胡、銅鑼、笙簫聲中,愛群大廈十五樓鴻圖廳人均15元的粵曲茶座,除了農歷年三十和裝修停業外,其余7000多天的日子,都記錄了廣州老人的平日生活與心靈寄托。

退休前,他們的身份是工人、私企老板、國企廠長、茶樓部長、知識分子、家庭主婦,退休后他們變成同一個身份——愛群茶客。

“飲茶聽曲、一盅兩件”的古粵情懷卻在這座地標性建筑中保留。

50年老茶客

茶樓半世紀都沒變

鴻圖廳里,一桌吃飯的老阿姨們剛走,就有兩位老先生填上了空位。72歲的哥哥楊南和69歲的弟弟楊佳,他們從上世紀60年代就開始光顧這座茶樓,直到現在。愛群的面貌、氛圍和半個世紀前并無很大區別,只是現在的楊佳會拿起他的iphone3手機給臺上的演員拍照。

廣州日報:退休了每天都會來這里?有沒其他家人一起來?

楊南:其實我們兩三個月才來一次。本來就來得少了,和家人同來就更少了。這里也不是年輕人的地方,他們哪里聽得懂。  廣州日報:你們對粵曲很熟悉嗎?退休前是做什么工作?

楊佳:粵曲很多調子都差不多的,所以熟。

楊南:我以前是電梯廠的廠長,我弟弟是機械廠的老板,都不是與文藝相關的職業。不過我自己也會自學粵曲唱唱。其實粵曲不好唱,我覺得上手的話要半年,唱得好也要兩三年吧。

廣州日報:這么多年為什么堅持來這里?

楊佳:來這里唱歌的很多都是劇團里的演員,很專業。你看剛才上臺的就是伍麗嫦,那可是名家,名家一上臺就是不一樣。其實聽久了,從一個演員的唱腔、咬字、嗓音……都可以聽出水平的。

資深茶客

把這里當“飯堂”

年過古稀的林姨就住在上九東的一條巷子里,是粵曲茶座最早到的茶客之一。原本退休后的林姨不愛聽粵曲,可被自己也賦閑在家的女兒拉著來愛群,反而逐漸愛上了這里。由此成為了最資深的茶客之一。每天中午,林姨和女兒午飯都要在愛群吃,日日如此,持續多年。

廣州日報:您一天是怎么過的?

林姨:我早上5點多就起來,去文化公園里鍛煉,打太極拳。上午10點多就過來這里,先吃午飯。然后,從下午2點到下午4點半都會待在這里。趕在下班高峰前,坐公交車回家。回家再做晚飯,看電視,一天很快過去。

廣州日報:天天來這不會膩嗎?

林姨:不會的。一個人最低15元消費。有茶喝,有飯吃,還有人聊天。去商場,別人不愿理你,還得買東西。在這里,喝茶一天時間過得最快,好充實。人生最緊要的就是要自己快活。

伺茶嘆茶60年

廣州人愛“穩日飲茶傾下”

黃鳳萍坐在大廳里最靠近舞臺的位子,這一桌正對舞臺,是茶樓資深茶客固定的座位。

幾米外的舞臺上一曲接著一曲,直至《梁紅玉擊鼓退金兵》的粵曲小調,她才立即坐直身體、凝視舞臺上的演唱者,一邊擊掌一邊點頭,聽到中間她忍不住打開手提包,一張10元的紙幣被握在手中,瞅準時機就送至歌唱者手中。

廣州日報:天天都來喝茶嗎?

黃鳳萍:基本上是啦!早上就先和老伴去家里附近的茶樓吃早餐,看報紙,還是一盅四件老幾樣,百吃不厭,喝完早茶就回家小歇,午飯反而簡簡單單,到了下午1時,愛群大廈和大同酒家的粵曲茶市就會準時開鑼,我就帶上自己的杯碟去聽茶曲。

廣州日報:每天聽戲飲茶要花多少錢呀?

黃鳳萍:通常一日下來都要一兩百元,有時要打賞嘛。我一個月4000多元退休金,開支方面就是6000元左右,十足“月光族”。

廣州日報:你怎么看喝茶這件事?

黃鳳萍:廣州人哪有不喝茶的?即便是在物資極其匱乏的上世紀60年代,南園酒家點心都很便宜的,薩其馬1毛7分,叉燒飯都只要幾毛錢,當時工資大概30多元一個月,但是喝頓茶至多幾塊錢,一般老百姓都飲得起。

飲茶就是人生,大家有什么大小事要商量討論,都會很自然地說一句:“穩日飲茶傾下!”

香港“行家”聽曲

穗粵曲茶市比香港氛圍濃很多

60歲出頭的林智源是粵曲茶市的行家,時不時從香港坐直通車當日往返,就為來愛群喝茶。

因為自己還有翡翠生意要照顧,所以林叔并不能像其他茶客一般能天天來喝茶,林叔喝茶多數就是幾件事,聽戲、聊玉器、談生意。

廣州日報:你是行家,怎么看穗港的這些曲藝茶座?

林叔:愛群這邊的演員水平高一點,他們都是專業曲藝團的,演出多半都是穿旗袍,很多老客都會捧場。

現在廣州這幾處粵曲茶市比香港的氛圍還濃,主要是有老茶客捧場,香港除了西關還有些小規模的粵曲社,已經很難找到有戲聽的茶樓茶市。

廣州日報:人老了,你怎么看喝茶?

林叔:因為我是玉器商人,多年經營翡翠,喝茶也就成了談生意的一種方法。和玉友們的切磋也多會在飲茶時進行,幾杯茶下肚,可能幾百萬的生意就敲定了。

從東莞來廣州聽戲

老了才知身體好什么都好

75歲的何阿公臉色紅潤,他告訴記者,他是從東莞坐火車過來愛群喝茶,在廣州也有自己的房子。平時廣州、東莞兩邊跑,來這里聽粵曲已經有十六七年了。

廣州日報:為什么你喜歡來這里喝茶?

何阿公:孩子們都大了,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和父母也沒有什么話說,年輕人的思想我也不了解,手機、電腦什么的我也不會,所以我每天就喜歡來茶樓聽聽歌,喝喝茶。

廣州日報:人老了的生活是怎樣的?

何阿公:我老婆去世多年,一個人久了也就習慣了。曾經也想討個老婆,可是兒女們都反對,所以就不了了之了。我每天早上逛公園后會買點菜一個人在家煮,孫子、孫女喜歡喝什么湯我都知道,他們來我都煲湯給他們喝,我也不要他們給我錢,我自己可以養自己。

古稀“Fashion”老太

嘆愛群有風景有年輕人

70歲的林阿婆,家住濱江東,十年來風雨無阻來愛群大廈聽戲飲茶。

林阿婆說,老伴去世后,家里冷清,她每天都來這里,曲兒唱得熱熱鬧鬧,還可以認識一些年齡相仿的朋友,談談家長里短。

廣州日報:為什么喜歡來這里聽曲喝茶?

林阿婆:我從小就喜歡聽粵劇,不過年輕時沒有時間。現在有時間又有錢了。而且我不喜歡呆在家里,老伴去世了,兒子、孫子都要工作。

廣州日報:這樣的茶座也不止一家。

林阿婆:來這里是一個習慣,每天差不多是固定的位置,周圍的人也比較熟悉。而且這里座位舒服,空氣好,看珠江的視野開闊。最關鍵的是這里的粵劇表演者比較年輕,唱起來氣勢足些,老藝術家雖然有感情,但是年老了,總是比不上年輕的好。

前汽車督造總監

聽粵曲為了避免成“宅男”

與在場的其他老年人相比,59歲的廣州人羅叔看起來很干練,說話還時不時的用紙巾擋住自己嘴,一雙手瘦骨嶙峋的,血管清晰可見。退休前,他曾是汽車督造總監。

廣州日報:您現在退休做什么?

羅叔:我喜歡中醫,在家看腦科、神經方面的書。我可以一天七個小時不出家門。我以前是督造總監,但就是這種工作環境導致了我不喜歡與人交流,性格內向,也沒有什么朋友。我現在是什么都做不了了。

在職公車司機

兩班倒也要來聽粵曲

鄺煊華,55歲,在職257路公車司機,聽曲喝茶已有5、6年。兩班倒的作息時間,讓他能在下午1點工作結束之后,匆匆趕來愛群大廈聽2個小時鐘愛的粵劇。

廣州日報:您為什么喜歡粵劇?

鄺師傅:我從小就喜歡聽,一聽到粵劇的腔調整個人就“精神”了。我覺得“粵劇”是廣州文化的精華所在,也是廣州文化的代表。它用的是粵語,當地語言,我們都能聽得懂。而且,我覺得粵劇無論是情節還是表演時的手勢、動作,都蘊含著我國古代的禮節文化,是對我國古禮的傳承。

紐約海歸老白領

愛在故鄉茶樓聽“鄉音”

在粵曲表演接近尾聲,茶客們漸漸散去。靠近出口的一張桌子上只剩下了72歲的鄧先生。

鄧先生是土生土長的廣東人,年輕時就去美國紐約打拼,在那里的外資公司做職業經理人,并住了三十多年。

廣州日報:經常來這里喝茶聽粵曲嗎?

鄧先生:是啊,最近比較多,幾乎天天都來。以前就少一點。我退休有十多年了,來這里用英文說就是“kill the time” (消磨時光)。其實他們唱的那些粵曲我也不是很懂,但是聽著開心還是會給錢。

廣州日報:什么是你天天來聽粵曲的動力?

鄧先生:我是在廣州出生并成長,然后又去紐約工作了好久,對故鄉還是很懷念的。來這里坐坐,我就能找到舊時故鄉的感覺。在美國接觸的多是英語,在這里卻能聽到故鄉的語言和歌曲。

曲藝團團長

人老了才愛聽“粵曲”

廣東音樂曲藝團一團團長陳芳毅,是愛群曲藝茶座最好的見證人。

陳芳毅說,從26年前至今,來曲藝茶座的客人都是廣州不同時期的老人,并未曾沒落。這里成了港澳和海外老廣州人尋找廣州味道的“風景線”。

廣州日報:在愛群演奏了22年,對老茶客有什么感受?

陳芳毅:他們要聽戲,就像現在年輕人刷微信、朋友圈成癮一樣。一天不聽就難受,心里不舒服。有些老人家他不來,就意味著他已經走了。

廣州日報:為什么老人會喜歡來這里聽粵曲?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