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河北财经 河北资讯 河北娱乐 河北教育 纵深调查 证券股市 河北旅游 生活消费 房产家居 汽车资讯 滚动资讯 科技业界 专题报道
华北网 滚动资讯

陜北400農民私分爭議土地 土地承包者被指“土豪”

字号: 2014-06-23 08:30 来源:未知 点击

  靖邊農民爭奪一千余畝土地所有權,村委會意見難執行

  縣政府決定引爭議 土地承包者被指“土豪”

  6月1日,陜西靖邊縣84戶400多名農民私自成立分地工作隊,測量并分配了與其他村組存在土地權屬爭議的70畝土地。消息在網上流傳開來,當地村民稱這是在“打土豪,分田地”。

  “分地行動隊”隊長王德武說,該土地承包者王治忠家族在當地“有權有勢”,村民多年討要土地無果,無奈私自分地。

  6月18日,靖邊縣政府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并不存在“打土豪”的情況,農民們私分土地也是不合法的,這實際是一起土地糾紛案件。縣政法委將引導幾方當事人通過法律途徑解決沖突。

  40多名村民代表上山分地

  6月1日清晨5點,49歲的王德武比平時早早起床了。借著微弱的晨曦,他揮舞柴刀削木片,制作成半米長的木樁。

  木樁用來做分地界標。王德武這天要帶領楊虎臺村東邦組、前溝組84戶400多名村民,在沒有經過村委會和上級組織同意下,私自瓜分70畝土地。

  包括這70畝地在內的1314畝林地由西峁組村民王治忠承包。但王德武等人認為這塊地應為東邦組、前溝組等4個小組共有,要求分地。6年間,東邦組與前溝組村民通過各種渠道討要無果后,決定成立“分地行動隊”,自行分地。

  王德武被推舉為“行動隊隊長”。上午10點,王德武帶領40多名村民代表上山。他們扛著鋤頭、木樁來到事先勘察好的地前。去年他們在70余畝土地上種了土豆,被王治忠報警,最終沒能收獲。

  分地程序很簡單,總共70多畝地,兩個小組84戶人,根據每戶人口均分。王德武用腳當量地工具,一步一米,量好一戶的地,打下木樁作為標識。12點多,70畝地上打下密密麻麻的木樁。

  分地半個月后,王德武發現,他分地打下的木樁已經被王家派人拔掉,私分田地最終沒能奏效,村民將等待法院判決。

  140余萬征地款引爆土地糾紛

  楊虎臺村位于毛烏素沙漠南段,村子土地的絕大部分是荒地和沙地,耕地和林地、草地所占比例很小。

  2008年,靖邊縣工業園區向楊虎臺村征地,過去不值錢的荒地變得金貴。村民們開始爭奪村里荒地的所有權,以期分到土地補償款。

  2008年靖邊縣工業園區發放征地款。其中480畝土地的140余萬元征地款存在爭議。西峁組提出被征荒地緊鄰該組林地,應屬于西峁組單獨所有。但前溝組等則提出荒地屬于4個小組共同所有,征地款應由4個小組村民均分。最終,四個組的村民誰也沒有領到征地款,錢被凍結在鄉政府財政處。

  目前,楊虎臺村下轄3個小組正在爭奪的是另一塊1314畝土地的所有權。村委會認為這塊土地為四個小組共同所有,但靖邊縣政府及榆林市政府認定爭議土地所有權屬西峁組。前溝村、東邦村村民把靖邊縣政府告上法院,目前,榆林市中級人民法院正式受理該案。

  背后有“土豪”?

  王治忠是西峁組人,其兄王治華是延長油田公司副總經理。村民把討要土地的失敗歸結為王家勢力大,視王家為土豪。

  據王德武介紹,6年來,村民想過各種辦法向王治忠討要土地,從村委會、鄉政府一級級上告到縣政府、榆林市,甚至送舉報材料到中紀委,均沒能要回土地。王家是否是土地糾紛背后的“土豪”?

  楊虎臺村村支書詹深英19日告訴新京報記者,他自2011年擔任村支書起,就為了協調土地糾紛忙得焦頭爛額。詹深英說,據他了解,爭議土地所有權應該屬于4個組集體共同所有,但他沒辦法解決這個糾紛。

  “西峁組有王家的權力背景。”詹深英說。2012年,他不下20次找過王治華,要他和村民和解,同意讓出一部分地給前溝、東邦村民,“但他拒絕了。”

  楊虎臺村所屬的海則灘鄉黨委書記劉生峰19日介紹,他多次協調過村民間的土地糾紛。雙方曾經發生過兩次大沖突,2011年,前溝、東邦組村民上山拔掉王治忠栽種的上千棵松樹苗,鄉政府成立工作組協調糾紛;2013年,前溝、東邦組村民在部分承包地上種植土豆,王治忠報警,引發沖突。

  6月18日,王治忠向新京報記者回應稱,承包的土地是他從父親手中延續過來的,他哥哥早就進城做了國企干部,與土地糾紛沒有任何關系。西峁組組長郝耀軍亦告訴記者,西峁村民自主維權,與王治華沒有關系。 據《新京報》

  疑點

  4組共有還是1組獨有?

  前溝、東邦組與西峁組爭奪的是一塊1314畝的土地,這塊地曾是荒地,上世紀80年代承包給西峁組村民王建國,后由其子王治忠繼續承包,并栽種樹苗成為林地。

  2008年,前溝組和東邦組要求王治忠將土地交還楊虎臺村重新分配,但王治忠以荒地是從西峁組手中承包為由不予理會,并用鐵絲欄桿圍住禁止村民進入。

  前溝組和東邦組的村民隨后(同時)要求分割對這塊承包出去十余年的土地。爭議的焦點在于這塊土地的所有權究竟屬于前溝、東邦、西峁、后灣4組共有還是西峁組獨有。

  據1979年主持西溝大隊(包含西峁、前溝、東邦、后灣4個組,楊虎臺村前身)分家的公社副主任張海強、楊虎臺村支書杜海光、大隊長周玉甫書面證詞顯示,西溝大隊歷次分自然村組(小隊)時均只分了耕地、林地,沒有劃分荒地。不存在荒地屬于西峁組一說。

  經歷西溝大隊兩分兩合的76歲老人杜海光說,西溝4個組歷次分合都只分合了耕地、林地。荒地歷來屬于4個自然組共同所有,自1955年以來就沒有分開過。4組村民在共有的荒地上放羊、采收草籽、建老墳,相安無事。

  但西峁組組長郝耀軍說,1979年各小隊(小組)以口頭方式劃分了荒山,即與西峁組靠近的西山歸西峁,與前溝、東邦靠近的東山歸前溝、東邦,爭議的土地靠近西峁,理應屬于西峁。但記者進一步詢問劃分的具體范圍,以及是誰主持劃分的,郝均拒絕回答。

  根據土地法規定,土地所有權和使用權爭議,單位之間的爭議,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處理。靖邊縣和榆林市政府于是先后作出行政決定和行政復議,認定認為爭議地所有權屬于西峁組。

  東邦、前溝組村民對此不滿,“政府向著王家和西峁組,偏聽偏信”。為此他們將縣政府告上法院,今年4月,榆林市中級人民法院正式受理該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