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河北财经 河北资讯 河北娱乐 河北教育 纵深调查 证券股市 河北旅游 生活消费 房产家居 汽车资讯 滚动资讯 科技业界 专题报道
华北网 河北教育

評論:高考替考案 誰是“槍手”背后的發令者

字号: 2014-06-19 08:51 来源:未知 点击

  6月17日央視報道,有人組織武漢在校大學生“槍手”前往河南杞縣等高考考點參加替考。河南省招辦回應稱,2014年該省已查實違規違紀考生165人,其中替考127人(6月18日《揚子晚報》A13版)。

  在央視的報道中,“槍手”考上二本兩萬,一本三萬,重點一本五萬,如果考上了全國名校,酬勞還可以商量。而打點一個考場的成本,起步是7萬。在這里,高考成績不再是學子寒窗苦讀的成果,而是可以明碼標價的商品。而從招聘“槍手”、打點考場、組織“槍手”參加高考到最后的討價還價等一系列的流程來看,其專業化和規范化的程度,同樣令人嘆為觀止。有理由相信,高考替考事實上已經形成一條地下產業鏈。

  迄今為止,盡管公眾對高考頗多非議,高考本身也存在這樣那樣的不足,但沒有人能夠否認,高考仍然是當下社會“最不壞”的一種人才選擇機制,無論是保障社會底層向上有序流動,還是消除社會板結化,抑或實現最基本的公平與正義,高考都是無法替代的。也正因為如此,高考的純潔性和公信力顯得尤其重要。高考公平是一種底線的公平,一旦高考被玷污,無論是對個人和家庭的影響,還是對社會心理的沖擊,無疑都是巨大而深遠的。

  2000年,廣東電白縣發生高考考場監考人員、教師、學生合伙利用BP機傳送答案、集體舞弊的重大案件,一時震驚全國。而以此案為節點,教育部門對高考的監管和防范體系全面升級。譬如引進指紋識別系統。諷刺的是,這一堪稱現代化的技術手段,在此次高考替考案中,被以最原始最低級的方式輕松突破——“搶手”只需要在手指上貼一層指紋膜,就通過了檢查。

  技術層面的改進和升級,顯然還不足以保障高考的“安全”。從2000年的廣東電白,到今天的河南杞縣,我們必須承認的一個現實是,高考舞弊事件并非死灰復燃,它其實一直以某種形式潛伏于每年的高考之中。譬如此次,如果不是央視收到線人指供的線索,恐怕也很難曝光于世人面前。換句話,如果機會成本大于風險成本,那么高考舞弊就是難以根治的社會隱疾。

  因此,我們需要把視野放開,從對高考替考本身的關注,轉移到對地方生態的剖析上。在央視的暗訪中,負責組織替考的“李老師”表示,在他們操作高考替考的河南幾個縣城進行,他們可以買通關系,在監考的各個環節獲得通融。“縣城就那么大,有頭有臉的人基本上都是通的。”從事后“槍手”均能暢通無阻地進入考場,甚至有“槍手”在指紋識別時用錯手指都能通過檢查來看,其所言非虛。

  這也就意味著,因為有了權力的介入,高考替考已經變成可以公然交易的明規則,它不僅突破了層層的防線,游離于監管之外,事實上還可能受到某種程度的保護和配合。在這個意義上,監管者與被監管者之間詭異地形成了一種利益同盟,他們以出賣高考的公信力,以及個人的良知和職責為代價,換取了唾手可得的利益。由此可以看出,在這起高考替考案中,淪陷的不僅是高考的公平,更是一個地方的基層治理和權力品質。

  對于高考的監管,最終要回到人的因素。違規違紀的考生和替考者,終將為他們的行為付出代價,但要知道,他們只是這條替考利益鏈的最末端,有關部門有沒有決心和魄力追根溯源,找到幕后策劃者和有話語權的關鍵性人物,才是公眾最為關切的事情。(云南 吳龍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