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河北财经 河北资讯 河北娱乐 河北教育 纵深调查 证券股市 河北旅游 生活消费 房产家居 汽车资讯 滚动资讯 科技业界 专题报道
华北网 河北教育

農村四胞胎考上大學 父親稱“再苦也要走出去”(2)

字号: 2014-07-23 09:18 来源:未知 点击

  零用錢不夠的時候,老二老四常常攛掇老大老三去管奶奶要,奶奶疼這兩個在她身邊帶過的孩子。孩子們一句“等我考上大學一定報答您”,就能把老人家哄得直樂。

  被圍觀的生活

  “我不愿接受媒體(采訪),我也不會說。真是,咱有啥的啊,就是種地的。有些人就不,他們老覺得俺家4個孩子怎么怎么的,想太多了。”王華軍說。

  用他的話說,媒體來了,可能就為了拍張照片,完成任務就走。但他們還要繼續生活在村子里,關于他們一家的閑話已經太多了。

  孩子剛生下那會兒,關于社會各界關注四胞胎一家的新聞鋪天蓋地,村里人都知道這家人收到了捐款。有人猜測:王華軍一定借孩子發了筆大財。

  “婦產醫院扣除了醫藥費,我最后就收到了九千。這不是嘛!”王華軍從柜子里翻出一個已經泛黃的筆記本,上面用鉛筆工工整整地記錄著捐款的年份、單位和金額。

  “有些事你沒法辯解,你說了人家也不信。唉!”坐在缺了靠背的椅子上,王華軍佝僂著身子,蜷起一條腿擱在胸前,用雙手抱住,像一只試圖縮回殼里的蝸牛。

  最讓這個男人窩火的是,哈爾濱有一個給孫艷梅開過藥的中醫,在四胞胎出生后打出廣告,貼出他和孫艷梅的照片,說他們夫婦倆結婚多年不孕不育,是吃了她的中藥后,才一舉生下四胞胎。

  “我媳婦之前那個孩子沒活,為了調養身體才找她抓的中藥。”王華軍氣惱地說,當時小廣告發得到處都是,結果媒體都聽那位中醫的,追到村里來采訪,兩口子又無端惹上了收錢的謠言。

  “那你咋不告她?”

  “告啥啊,她也是為了藥好賣,再說咱確實在人家那看過病。”王華軍搓了搓胳膊,無奈地說。

  相比王華軍的隱忍,性格直爽的孫艷梅,有時會忍不住開腔辯幾句。

  報戶口的時候,婦聯的人問她:你這是一胎養的么?不是一胎養的說啥也不能給你報。

  “可不是一胎,不然誰也不能要這些玩意,我現在也不能掐死。”孫艷梅氣得夠嗆。

  他們家的一舉一動都被人盯著。孫艷梅從生產完落下了高血壓的毛病,天一熱不能下地干活兒,有人揶揄她:錢多得連活兒都不干了。王華軍為了多承包幾坰地,借錢買了輛拖拉機,又有人議論:吃低保還有錢買車?

  事實上,時隔將近20年,村里人都看得出來,王華軍的家庭條件并沒發生什么變化。

  一家六口居住的,還是那間有40多年歷史的老房子,屋里的墻皮已經開始脫落,水泥地面和灶臺卻被孫艷梅擦拭得發亮。

  那臺被人說三道四的拖拉機,王華軍也是下了很大決心才向親戚借錢買的。他們家原先只有一輛俗稱“螞蚱子”的小手扶拖拉機,遇上泥濘就走不了道,開起來還挺危險,他曾經被甩出去過。

  有一年秋天下霜早,夫妻倆每天天不亮就打著手電,走十幾里山路,到山那頭的地里搶收倭瓜。“就我兩人,地一濘螞蚱子就出不來。我倆只能從地里一點兒點兒往外扒。”

  新拖拉機大部分路面都能用,但王華軍還是覺得肉疼:這么一個車頭就要4萬啊。

  1998年,一個北京做影視的老板曾想要資助他們全家——讓孩子到北京上學,王華軍夫婦在影視公司打工。為了孩子,王華軍夫婦尋思試試看。結果,一家六口在北京待了不到一個月,就決定回東北老家。

  王華軍說,那位董事長是個好人,是真心想幫忙。但讓4個農村孩子在北京上學哪兒有那么容易,人家公司也不缺人,不好在那里白吃白住。

  “咱是農村人,享受不了那里。人情世故也做不了那么理想。”他說,“農村家再破也是家。咱們自己慢慢整吧。”

  這些事夫婦倆從來不在孩子面前提起,他們不想給孩子們帶來壓力。

  然而四胞胎的標簽還是讓孩子們感覺到負擔。自打去海林林業局一中讀書,換了新環境的4個孩子就拒絕再穿同樣的衣服。

  “我上了大學,絕對不讓人知道我是四胞胎。”性格耿直的王苑帶著點兒情緒說道。

  他們的每一個成長節點都被人關注,4個孩子對媒體已經從小時候的好奇,變成了現如今的反感。

  高一軍訓的時候,電視臺又來拍他們。王苑干脆把帽檐壓低,任誰也別想拍到她的正臉。

  高考之前,媒體來跟拍他們從家到考場的全過程,結果她全程躲在哥哥姐姐后面,剛一到學校,就一頭扎進人堆里不出來。記者只好抓住老二王毅,讓他講兩句。

  事實上,這些年來,除了高考這樣的“大事兒”,持續關注這家人的媒體已經寥寥無幾。曾經那陣跟蹤報道的狂熱,在消退的同時,也帶走了與之相關的承諾。

  曾經表示為四胞胎提供奶制品直到18歲的那家企業,最終只堅持了兩年多。曾經對著鏡頭,承諾孩子多了政府會幫助撫養的一位海林市領導,在鏡頭之外,再沒有過問過這個家庭的情況。而婦產醫院的領導也已經換了幾屆,對待這個農民家庭的態度顯得有些疏遠。

  孫艷梅曾經去村婦聯,想問問國家對多胞胎有沒有啥補助政策。人家搶白她:沒有政策,你養4個咋還養出功來了?

  “咱就去問問,又不是管你要錢,這讓人扒扯一通!”

  從那以后,孫艷梅和王華軍打定主意:以后咱誰也不用,就憑咱自個兒,誰讓咱自個兒養的。咱掙干的吃干的,掙稀的吃稀的。

  學習這件大事

  因為自己家養了4個孩子,王華軍從來不跟別人比什么。只有一件事例外,就是孩子們的學習。

  王華軍上高中的時候,成績不錯,他參加過高考,只差5分沒考上大學。他一直挺后悔,當時考上大學的高中同學,大部分在海林市里混得不錯,“這個長,那個長的,出門都開著小汽車,還有當律師的”。對比自己的境況,他后來很少參加同學聚會了。

  四兄妹被海林林業局一中接收后, 王華軍擔心農村孩子基礎不行。他找木頭釘了塊小板,刷上黑漆,又在村大隊裝修房子扔掉的廢物堆里,撿了一大盒彩色粉筆。

  等孩子們放暑假回來,王華軍自家的小課堂就開始了。

  他蹲在地上講,孩子們趴在炕上聽。主要講下個學期要學的數學,順帶著輔導一些英語語法。講完例題王華軍還會出題給孩子們做,然后挨個檢查。

  “最怕他給俺們上課。”“做題做不出來就得挨打。”“俺們都希望趕緊到中午,好去我奶家吃飯。”孩子們齜牙咧嘴地回憶道。

  “王富被打的次數最多。”老四王苑還不忘揭短。這個家庭小課堂持續了3年,孩子們上高中以后,王華軍也輔導不了了。

  孩子們在“對付”老爸上很有默契。上小學時,只要考試沒考好,王華軍問起來,4個孩子永遠口徑一致,只說名次,不說分數。

  “農村小孩學習都不咋好,名次肯定比分兒好聽。”比較外向的王毅嘿嘿地笑著說。

  上了高中,家里只有王苑讀文科,王華軍在屋里的墻上貼了一張中國地圖,一張世界地圖。

  “我說地理什么的有些很好整,你一閉上眼睛中國地圖和世界地圖不就在你的腦子里么?中國鐵路走什么線,黃河經過哪幾個省,不都在腦子里裝著么?我現在都在腦子里,一說哪個省省會不都在腦子里么?”

  “我說你們學習不好是你腦子里沒有。他們不行!現在這孩子不行,一點兒壓力沒有!”王華軍無奈地擺了擺手。

  在家看電視的時候,幾個孩子喜歡看動畫片。王華軍卻總想讓他們看新聞,了解點兒時事。他還推薦了一個節目《海峽兩岸》,但幾個孩子對這個節目并不感冒,放假的時候依舊占著電視看動畫片,王華軍也就沒再堅持。

  四兄妹在村里的新民學校念完了小學。農村學校沒啥師資力量,王毅記得,一個老師能教好幾門課,教音樂的還教數學,教體育的也教英語。村里面的家庭,但凡有點兒能力,都把孩子送去海林市里讀書。到四胞胎快要小學畢業的時候,包括他們4個在內,只剩9個學生準備在新民學校繼續念初中。

  村里人念叨:他們家4個孩子,估計是只能在新民繼續念書了。王華軍聽完心里特別不是滋味,他跟孫艷梅商量,無論如何也要把孩子送到海林去讀。“窩在村里就廢了。”

  2004年,江蘇電視臺曾在南京舉辦過一個多胞胎的晚會。王華軍形容當時的場面:來了好些人,還有挺多明星,胡兵、吳若甫什么的都來了。

  那次活動邀請了全國各地的多胞胎家庭,他們一家第一次知道,原來四胞胎家庭這么多。但對比之下,王華軍有點兒難過。

  “人家的四胞胎,多數是城里的,農村的也是條件不錯那種,家里從小兒就培養,學點兒才藝啥的。那小孩一看就參加過挺多節目,都可會說了。”后來在演藝圈小有名氣的“南京四小鳳”也參加了那次活動,還表演了節目,挺出彩。

  這些王華軍都覺得不算啥,最讓他難受的是,主持人把話筒遞過來,讓每個家庭的小朋友說說自己的理想,人家的小孩都很會說,有的想當歌唱家,有的想當科學家。

  “話筒遞給俺家老大,他給我崩出來一句:長大想種苞米,種黃豆。哎呀給我這心里氣得!”他打定主意,無論如何得讓孩子好好學習,走出去,多見見世面。

  那次的南京之行,并沒讓孩子們長很多見識。最后一天,活動方給每個家庭1000塊錢,讓他們自己在南京轉轉。王華軍說,去一趟中山陵,俺們家6個人,1000塊錢就快沒了。后來就去夫子廟,一個人30塊錢。海底世界轉一圈得七八百,也沒去成。

  孩子們第一次見到了肯德基,也沒進去吃,只是在門口拍了張照片。

  上初中的時候,海林市林業局一中破格接納了這個非林業系統家庭的4個孩子,不僅免去了所有的學雜費,每年還給貧困補助。

  王華軍覺得學校照顧太多,心里有點兒過意不去。校長曾提出學校食堂讓4個孩子免費吃飯,被他謝絕了。

  “學校幫太多了,咱不能再那樣,那不賴上人家了嗎?”比較了附近“小飯桌”的價錢,他給孩子在學校附近租了個房子,讓孩子們自己做飯,孫艷梅隔三差五過去看看。

  外面的世界

  孩子高考之前,在家頂多干點兒家務。老大掃地,老二擦炕,姐倆洗碗,是從小學開始的固定分工。王華軍夫婦從沒讓他們干過農活兒。

  然而對于種地的不易,孩子們并非一無所知。

  老二王毅記得,在他們上小學的時候,趕上搶農時,爸媽早上3點多就出去割黃豆。那個時間天氣涼快,等太陽出來,天一熱,黃豆就會炸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