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河北财经 河北资讯 河北娱乐 河北教育 纵深调查 证券股市 河北旅游 生活消费 房产家居 汽车资讯 滚动资讯 科技业界 专题报道
华北网 河北财经

黃震:當前互聯網金融有虛火

字号: 2014-03-26 09:34 来源:未知 点击

■ 人物簡介

黃震 教授,法學博士,金融學博士后。中央財經大學金融法研究所所長,《互聯網金融》總編輯。曾任北京大學湖湘文化研究會會長、中央財經大學金融法中心主任、國防經濟與管理研究院副院長等職。現兼任中央國家機關政府采購中心評審專家、國家教育咨詢委員會專家。從事金融法、互聯網金融、基金會、公益慈善和法律文化等研究。

去年互聯網金融被大家稱之為野蠻生長,就像一頭牛到地里什么菜都吃。現在來看,互聯網金融發展已經有些虛火,風險和隱患也在集聚。一些創新產品現在缺乏系統、有效的監管。 ——黃震

暫停二維碼支付、暫停虛擬信用卡、下調網上轉賬額度……最近一段時間,有關互聯網金融監管的話題引發社會廣泛熱議。3月19日,央行密會部分企業和專家,商議如何更好地監管互聯網金融。

央行為何頻繁出手?監管背后是何意圖?在此次風波中,監管是否得當?3月20日,新京報記者獨家專訪了參與此次座談的中央財經大學金融法研究所所長黃震。黃震表示,互聯網金融目前有點虛火,監管層的主要目的在于希望互聯網金融創新的腳步能更穩一些,做好相關安全防范管理才能走得更遠。他建議,在互聯網監管中應該軟法為先,更多些柔性監管。

央行初衷是維護公平競爭

新京報:四大行調低了快捷支付的轉賬限額,馬云說這是支付寶最艱難的時刻,你認為四大行是否存在壟斷?

黃震:四大行與快捷支付是合作關系,其調整轉賬限額屬于合同內容的變更。商業銀行和快捷支付經營者作為市場主體,在法律范圍內根據市場變化調整經營策略和協議內容,是雙方的市場行為。

調整的原因或許與四大行感覺到了來自以支付寶為代表的第三方支付快速發展的威脅,特別是余額寶引起的存款大搬家充分展示了互聯網金融發展的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四大行或許是希望能夠調整快捷支付的合作條款來應對變化。

新京報:此前央行暫停虛擬信用卡、二維碼支付、調低轉賬額度一系列舉措,你認為主要原因是什么?是不是有保護銀聯的想法?

黃震:社會輿論一片嘩然,爭議很大。但要求報備是正常的監管動作。通過參加央行座談,我進一步理解了央行的做法是職權范圍內的善意之舉。

央行暫停虛擬信用卡的初衷主要是為了維護市場的公平競爭。如今線下實體信用卡監管標準相對嚴格,如果虛擬信用卡適用條件寬松,借助互聯網企業積累的數億支付用戶,發行虛擬信用卡的銀行就會獲得不公平的競爭優勢,引起競爭格局突變和相關利益調整。從公開報道來看,二維碼支付安全性屏障也不夠。

央行不是為了所謂銀聯、銀行的利益而出臺、醞釀新政策。作為一個國家的中央銀行,央行更多考慮的是維護金融市場秩序及防范金融風險、保護消費者權益。在美國,如果有金融機構擅自突破已有監管規則,不僅相關行為會被叫停,而且可能還會受到重罰。

新京報:多數人覺得央行最近的舉措有違之前“支持鼓勵互聯網金融創新”的表態,大家覺得互聯網金融要“變天”了。

黃震:這些新政策也不代表央行對互聯網金融的態度發生了變化。應當說,央行鼓勵互聯網金融發展創新的理念、方向、政策沒有改變,互聯網金融是包容性金融的重要組成部分,有旺盛的市場需求,應當給予支持。

互聯網金融大勢已經確立,不管政策有什么微調,都不會改變互聯網金融發展的大趨勢。

基礎設施安全存在隱患

新京報:央行密集監管之下,互聯網金融會不會發展緩慢甚至停滯不前?

黃震:去年互聯網金融被大家稱之為野蠻生長,就像一頭牛到地里什么菜都吃,所以有些粗放。現在來看,互聯網金融發展已經有些虛火,風險和隱患也在集聚。

新京報:你說的虛火是指什么?互聯網金融存在哪些問題?

黃震:首先,基礎設施安全存在一些隱患問題。比如有的賬戶密碼可以輕易獲取,有的網站很容易被黑客攻入,個人資料容易被泄露等等。互聯網金融發展基礎設施的安全是前提,如果風險管理和安全認證都沒有做好,發展越快越大危險就越大。阿里、騰訊是現在具有系統重要性的準金融機構,應做好風險防范的工作。

其次,一些創新產品現在缺乏系統、有效的監管。比如這次虛擬信用卡事件所涉及的有關企業和金融機構都是納入監管的,但他們的業務沒有按照程序進行報備,沒有遵守現有的業務規則。

第三,我們的金融消費者保護現在還有不到位的地方,一些互聯網金融產品銷售過程中風險提示不足,信息披露不充分,甚至還有誤導消費者的行為。

新生事物要允許犯錯糾錯

新京報:很多銀行人士反映互聯網金融片面強調高收益、弱化風險提示的做法不合規,也是一大風險,你是否贊同?

黃震:前一陣子確實存在這樣的情況,一些沒有法律規范的互聯網金融產品,甚至出現100%的擔保、沒有風險意識的宣傳,現在好很多。對于互聯網金融這個新生事物允許犯錯、允許糾錯。應該鼓勵推動互聯網金融朝普惠方向發展,讓三農、小微企業等實體經濟得到實惠才是真正的目標。

互聯網金融的發展一不能傷害消費者,二不能產生巨大的安全問題,三對于系統性風險應該有個預判。各方應該平心靜氣進行溝通協調,而不應該糾結于口水戰。加強溝通協調才是解決之道。

安全與創新關鍵看消費者利益

新京報:最近的系列輿論風波也提出一個問題,金融創新和安全之間如何平衡?

黃震:很簡單,核心問題就是消費者權益是不是得到保障,消費者的財產、信息安全是不是得到有效保障。

互聯網金融企業要以消費者的需求滿足為中心開發出更多的產品,才能達到創新的意義,必須保障消費者的權益不受損害,才能實現普惠金融的目的。同時,應認真評估創新中的風險,并且對于風險和安全隱患進行認真研究,做好監管部門所要求的備案工作和安全防控工作。在產品的營銷過程中,對于風險提示要進行充分說明,最重要的是,互聯網金融企業要與監管部門進行溝通,讓監管部門真正理解他們的創新、意義、操作流程和風險點所在,找到合理的監管方式。

新京報:從監管的角度看,造成這么大的輿論風波,是否也有值得反思的地方。你建議監管層應該如何監管?

黃震:我向央行提出的建議是:軟法治理為先,更多些柔性監管。

當前中國社會發展的一個大問題,就是在第一部門和第二部門之外,缺乏第三部門的充分發育。第一部門是政府組織,第二部門是市場組織,也就是企業組織。缺乏中間協調機制,政府和企業容易形成直接對立。

我們應該培育更多的社會組織、中間層,政府有什么想法措施,先通過社會組織、中間層來傳達。而企業可以先提升企業標準、進一步上升為行業標準,通過行業自律逐漸取得大家的共識。軟法治理也是一種社會自治過程,一個形成各方更大公約數的過程,從企業標準規范到行業標準規范,到形成行業公約等這些我們可以稱之為軟法,在這個基礎上大家都認可轉化成為行政立法或者國家立法。

因此,我建議盡快成立互聯網金融協會和培育更多行業自律組織。在互聯網金融發展中間需要柔性緩沖帶,軟法為先,設計一些柔性監管的舉措。

新京報記者 蘇曼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