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河北财经 河北资讯 河北娱乐 河北教育 纵深调查 证券股市 河北旅游 生活消费 房产家居 汽车资讯 滚动资讯 科技业界 专题报道
华北网 河北财经

央行下達指示 多家銀行緊急自查同業T+D模式業

字号: 2014-07-16 16:21 来源:未知 点击

  光大銀行有關人士表示,大概三季度末各分行完成對存量同業業務的全面摸查,主要是對業務結構與是否有衍生產品進行調查,然后對這部分影子銀行加以評估,才能最終對同業業務進行定性

  ■本報見習記者 毛宇舟

  “上周,總行已經接到了央行指示,本周將開始同業業務清查,T+D模式信托收益權最先是我們銀行開始做的,但在上周全行已經緊急叫停,其他銀行有些剛弄好合同樣本,也被緊急叫停。目前同業信托收益權買入返售這類的高收益產品已經全面暫停,只能做些同業代付等傳統業務,利潤很薄。但是,只能說‘潘多拉的魔盒’暫時關閉,就目前來看,各個銀行都在觀望,重新打開還是有可能的”,光大銀行某分行公司業務部負責人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

  潘多拉的魔盒

  近日,央行下發了《關于加強銀行業金融機構人民幣同業銀行結算賬戶管理的通知》,再次明確了商業銀行所有同業業務不經過總行授權不得開展,必須由總行統一管理,“允許二級分行以上機構開立同業結算賬戶”,但“應當由一級法人授權”。

  此外,《通知》還明確了同業銀行結算賬戶是指用于代理現金繳費、代理支付結算等支付結算業務的賬戶,投融資同業銀行結算賬戶是指用于同業存款(結算性存款除外)、同業借款、買入返售(賣出回購業)、同業投資等融資和投資業務的賬戶。

  在業內人士看來,規范銀行業同業銀行結算賬戶,有利于在業務治理體系方面實現集中統一管理,而更深層的原因在于,178號文作為兩月前下發的127號文的“補丁”,對于銀行的進一步規范業務將起到細化與督促作用。

  而在文件下發前不足一周,大部分仍在做信托收益權T+D模式的銀行以及準備利用此模式開展業務的銀行都不得不緊急拉閘。所謂的同業業務創新再次“無疾而終”,這也是繼票據買入返售模式、信托收益權買入返售模式后,又一個被叫停的業務創新。

  某業內人士表示,目前同業業務市場上,民生銀行是較大的資產出售方,買入方以光大、興業、招商銀行為主,但這其中,興業銀行做自己的客戶比較多,也就是自己批項目,自己找渠道,自己找資金對接。

  “但是,就目前的市場狀況,賣家依舊不少,買家卻已寥寥,賣方如果想尋求大單子的成交,就必須要壓低價格,要知道,目前雖然監管要求同業業務權限上收總行,但是并沒有時間表。事實上,各家銀行的分行仍然在做項目,只是更為謹慎,上億元的單子現在已經不好找下家了”,該業內人士表示。

  光大銀行某分行公司業務部負責人告訴記者,大概在今年三季度末,各分行將完成對存量同業業務的全面摸查,主要是對業務結構與是否有衍生產品進行調查,然后對這部分影子銀行加以評估,才能最終對同業業務進行定性。

  雖然從去年年底以來,同業業務對非標資產的監管就已十分嚴格,但從今年一季度數據來看,仍有以城商行為代表的商業銀行將擴大非標資產作為規模擴張的利器。

  “同業業務中的傳統項目如同業代付、票據收益極低,其利潤主要來源其實是非標資產,而銀行將這部分業務移到表外是有苦衷的,一個是存貸比受限,一個是這部分業務主要對接的是房地產或者平臺貸,很多業務本質上是做不了的。雖然現在央行對于部分符合條件銀行定向降準,但這所釋放的資金與影子銀行達到的量級天差地別,今天堵死了同業買入返售,明天其它渠道又涌現出來,就像潘多拉的魔盒,一旦打開,想關上也是很困難的”,光大銀行上述人士表示。

  事業部制看起來很美

  今年年初,銀監會向商業銀行提出,同業、投資等業務可實行專營部門制,由法人總部建立專營部門單獨經營。為此,銀監會140號文明確了同業業務治理的總體要求和專營部門制的具體要求。140號文要求,商業銀行開展同業業務實行專營部門制,由法人總部建立或指定專營部門負責經營,同業業務專營部門之外的其他部門和分支機構不得經營同業業務。

  事實上,各家銀行的同業事業部方案早已確定,只是遲遲沒有上交。興業銀行同業業務部員工告訴記者,同業事業部改革最大困難在于后臺,原來是各家分行審批項目,再報到總行,現在要成立全新的后臺條線,分賬戶審批,流程如何細化,總行授權等處理,并不像外界想象的那么容易。

  對于從業者而言,除了解決技術上的問題,利益分配與人員也是事業部改革必須解決的路障。“改革事業部制,對于我們來說就沒有積極性了,以前我們自己做利潤能有150個BP,改成事業部制度以后,分行只能從中分一杯羹,能有50個BP就已經不錯了,那還有什么積極性”,一位城商行分行層面人士表示。

  早在今年三月,深圳銀監局、四川銀監局就對屬地銀行下發《關于推進理財業務和同業業務治理體系改革的通知》,要求成立同業業務的專營機制,多家銀行也進行了表態。

  然而,時至今日,仍沒有一家銀行拿出實質性的事業部改革進展。上述光大銀行負責人告訴記者,“我們有30多家分行,改革以后,也不可能每一個分行都設立事業部分中心,那么一部分分行業務將無法展開;另外,人員究竟是從分行借調還是單獨招,利潤分成怎么算這些問題都還不明確”。

  被叫停的T+D模式

  T+D模式的具體交易結構為,首先由出資銀行A(相當于“買入返售”中的丙方)為融資企業提供授信,項目行B(“買入返售”中的乙方)通過信托、券商、基金子公司等通道,向企業發放資金。B銀行提供資金的當天(T日),就將上述資管計劃或信托受益權轉讓給項目銀行,并由項目行“名義代持”。直到T+D日,A銀行向出資行支付轉讓價款。項目行的“名義代持”幫助此項業務出表,在會計科目中計為“同業借款”,計提25%風險資本。

  簡單的說,由于127號文明確了買入返售資產不能是非標,于是T+D模式換個“馬甲”變成A行與B行是借貸關系。B行將資產轉讓給A行后,A行不能及時付款,就約定日后還款付息。B行賬面處理就變成“應收款”,而A行則在賬面上是“應付款”。

  一位股份制銀行同業條線人士表示,這樣的比較復雜的出表模式同樣是監管層嚴厲打擊的,127號文要求實質重于形式,這些所謂的創新產品顯然與監管意圖相悖。

  “目前來看,監管層只能對現有同業存量業務進行摸底,大部分業務其實是明年或者后年到期,可以預測的是,如果監管層一直趨緊,那么明年的信貸市場可能會比較緊張,而今年影響較小”,該人士分析指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