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河北财经 河北资讯 河北娱乐 河北教育 纵深调查 证券股市 河北旅游 生活消费 房产家居 汽车资讯 滚动资讯 科技业界 专题报道
华北网 河北娱乐

吳鎮宇談上"爸爸2":攝制組像野狗一樣搶我們剩飯

字号: 2014-06-18 08:52 来源:未知 点击

  “看慣了吳鎮宇演變態,總感覺他參加《爸爸去哪兒2》(以下簡稱“爸爸2”)會把其他人都‘咔吱’掉,然后獨自興奮地對著鏡頭舔手指。”這是當吳鎮宇被曝光參加“爸爸2”之后,網絡上廣遭轉發的一條微博。昨日,“怪蜀黍”吳鎮宇亮相廣州,為將于本周五(20日)開播的湖南衛視“爸爸2”造勢,席間不僅反省自己以前飾演的角色“太兇了,沒有太多教育意義”,還順道拉上攝制組的工作人員一起下水,爆料稱:“每次一等我和黃磊吃完飯,攝制組的工作人員就像野狗一樣沖過來把剩下的東西瞬間全部吃光。”

  【加盟原因】

  “希望鏡頭記錄下我和Feynman的這個階段”

  也許是因為兒子Feynman生病缺席了當天發布會的關系,沒有了牽絆的“怪蜀黍”吳鎮宇不改其在影視作品當中經常飾演的“人格分裂”本色,身穿一條搞怪的“雙色褲”亮相——一條褲腿是卡其色,另一條是灰色,單視覺效果就非常分裂。再加上他的表情本身就豐富,而主持人又講著他聽起來很費勁的國語,因此每當主持人一和他說話,他就偏著頭皺著眉使勁聽,那模樣很有一絲他在港片當中飾演黑幫老大時的做派,肢體語言的潛臺詞仿佛是:“你說什么?有種再說一遍。”

  談及自己這次加盟“爸爸2”,吳鎮宇說,“其實第一季的時候就已經有找到我了,但當時我真的沒有檔期,沒想到第二季又來找我了,我又恰好在拍《沖上云霄》的電影版,因為電影會在不同的地方取景拍攝,所以每個月還正好有那么兩個禮拜休息,所以我覺得這也算緣分,我就把決定權交給了我老婆,她說可以,所以我就來了。”

  吳鎮宇坦言自己沒有看過“爸爸1”,“但‘爸爸1’的電影版我還是看了,看見小朋友們在動物園里追著動物跑啊什么的,我能感覺到孩子們都很開心,所以這也是我另外一個想來的原因,因為我平時大多數時間都來內地拍戲,Feynman都是和他媽媽在一起,所以我也希望能有機會多陪陪他。另外,我本身也很希望有一個VCR一樣的東西,記錄下來他在這個似懂非懂的階段和我在一起時的情景。”

  【父子關系】

  “我不希望Feynman跟我一樣被以為是怪人”

  在好友VCR當中,黃秋生、劉青云、楊思琦等港星均異口同聲地表示:“Feynman啊,你出去玩要照顧好你老豆(爸爸)啊,他累了要給他擦汗,渴了要給他倒水啊……”而吳鎮宇也笑呵呵地表示:“參加節目的過程當中確實是兒子在照顧我啊,因為我會說‘去把水端過來’、‘去把帽子拿過來’、‘去把衣服拿過來’……然后他就會‘砰砰砰’地跑過去乖乖幫我做了,哈哈哈。”

  吳鎮宇說Feynman是一個自尊心很強的孩子,如果被訓會很長時間不開心,“最難搞的是Feynman隨我的性格,不喜歡跟人交流,有時候可以一個人玩一個小時。雖然我也不忍心去改變他,但不改變又確實會有問題,因為你知道某一些人際關系的處理方式是社會接受不了的,我不希望他跟我一樣,被別人覺得是比較怪的一個人。為什么其他人都有交那么多朋友,為什么每個人都熱熱鬧鬧的,然后他卻要一個人在家玩?”

  他還透露自己在教育兒子的過程當中屬于恩威并施型,“平時我會很寵他,但我發現每次我寵他以后,他就會做得有點過,所以這個時候我又會展示家長的那一面,讓他知道控制權實際上還是在大人的手里。我對他最嚴格的地方是他對長輩老人家的尊重問題,長輩就是長輩,基本禮貌是我一定要嚴格要求的。”參加完六期節目錄制之后,吳鎮宇坦言Feynman現在比以前也有改變,“好像有一天晚上,吃完飯讓他拿一些剩下來的食物,他拿了幾步路就投訴很重,我很嚴厲地說:‘不行,每個人都手上提著東西,為什么只有你可以不提?’以前他可能會哭啊,現在他知道這是個責任了。”

  【爆料節目】

  “楊威炒菜很奇葩”

  對于參加節目當中遇到的印象最深刻的一些人和事,吳鎮宇首先想到的是節目攝制組的工作人員,“他們太厲害了,最神奇的是,他們能把一個很落后的地方變得更落后,但又讓我們住上幾天。哈哈,開個玩笑。整個劇組其實沒什么好投訴的,我們吃得也很好,其實所有工作人員都等著我們煮飯,每次剩下來的剩飯他們都搶著吃,特別是黃磊和我,每次一吃完,攝制組好多人就像野狗一樣跑過去,‘哇哇哇’瞬間就把剩飯消滅了。”關于做飯,也不知道是不是演慣了黑社會的關系,吳鎮宇最得意的是自己的刀功,“每次大家合作做飯的時候,切東西的都是我。黃磊負責煮,楊威負責動嘴。什么叫‘動嘴’?因為他不能做飯啊,楊威是那種把一個西紅柿橫豎兩刀切成四塊就下鍋去做西紅柿炒雞蛋的人,那能吃嗎?所以他就在邊上動動嘴就好了。”

  另外,發布會上吳鎮宇還和現場的粉絲玩起了游戲,當看見粉絲在模仿他的經典戲份中兇了吧唧的模樣時,他表現得非常不好意思,“我一直覺得我過去飾演的一些角色可能沒有太多的教育意義,但我今天看到這些可愛的女孩模仿我時的那個兇樣子,我還是感到很欣慰,因為我覺得模仿我可能會讓她們少受欺負,我希望女孩子在外面都要學會保護好自己。” 記者 易哲 實習生 姚洵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