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河北财经 河北资讯 河北娱乐 河北教育 纵深调查 证券股市 河北旅游 生活消费 房产家居 汽车资讯 滚动资讯 科技业界 专题报道
华北网 纵深调查

一个弘扬道德文化者的申诉状

字号: 2014-06-30 10:02 来源: 点击
  

  申诉人:宫绍洪,男,1950年4月17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无职业。捕前住辽宁省东港市大东街道新华委,现于锦州监狱服刑。
  申诉人宫绍洪因利用迷信破坏法律实施罪一案,不服东港市人民法院(2008)东刑初字第49号判决和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2008)丹刑二终字第45号裁定,现向贵院提起申诉,请求行使法律监督。
  申诉法定理由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一条 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对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可以向人民法院或者人民检察院提出申诉。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二条 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的申诉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重新审判:
  (一)有新的证据证明原判决、裁定认定的事实确有错误,可能影响定罪量刑的;
  (二)据以定罪量刑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依法应当予以排除,或者证明案件事实的主要证据之间存在矛盾的;
  (三)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四)违反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可能影响公正审判的;
  (五)审判人员在审理该案件的时候,……枉法裁判行为的。
  请求事项
  1、请求行使法律监督并提起抗诉撤销(2008)东刑初字第49号、(2008)丹刑二终字第45号裁定关于申诉人构成利用迷信破坏法律实施罪的判决、裁定。(对非法经营罪、偷税罪不作申诉)
  2、请求行使法律监督并抗诉改判申诉人利用迷信破坏法律实施罪无罪。
  3、如不受理请书面回复其理由。

  事实与理由
  一、判决、裁定、申诉情况
  东港市人民法院于2008年9月4日作出(2008)东刑初字第49号判决(以下称第49号判决)称:被告人宫绍洪从2004年年初开始编写《复兴中华文明学习材料》、《弘扬道德文化、实施先进性学习参考——抵制魔论邪害》、《弘扬道德文化、实施先进性学习参考——理论探讨》三本“学习材料”(以下简称“三本书”),该三本书否定“无神论”;以所谓的“觉、正、静”和“信、愿、行”定义“三个代表”;大量引用原“中功”“麒麟文化”的理论;宣扬“大道文化”(即“麒麟文化”)是“进步文化”;蓄意制造恐怖气氛;宣扬会道门的“三期末劫”;“弥勒救世”。并且利用“三本书”,在全国10个省办班讲课40余次,进行煽动宣传,同时还组织发展成员在全国各地办班讲课,宣传并销售“三本书”,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该“三本书”经中华人民共和国新闻出版总署鉴定为“宣扬邪教、迷信的”,“扰乱社会秩序,破坏社会稳定的”违禁出版物......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条、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二百零一条、第二十五条、第六十九条、第七十二条、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出版物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宫绍洪犯利用迷信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二十万元;犯偷税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数罪并罚,执行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二十万元、罚金人民币十万元,均限于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缴纳。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6年11月26日起至2021年4月5日止)。
  申诉人不服提起上诉,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8年11月25日作出(2008)丹刑二终字第45号刑事裁定书(以下称第45号裁定),维持原判。
  申诉人不服提起申诉,丹东市人民法院于2009年12月3日作出(2009)丹审刑监字第00011号《驳回申诉通知书》;申诉人向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申诉,2010年7月21日被该院以(2010)辽立二刑监字第00021号《驳回申诉通知书》驳回;申诉人再不服,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申诉,2011年12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立案一庭作出(2011)刑监字第281号《通知》,认为申诉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的规定,决定不对本案提起再审。
  二、所谓邪教的三本小册子已经出版获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登记证书(新证据),并向书记赠书。
  申诉人撰写了三本弘扬道德文化等的小册子,其被判处10年有期徒刑;当以林浩笔名出版三本小册子后时却获得很高的社会评价,且于2009年7月获得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版权总局颁发的著作权登记证书。该书名为《壮行无悔的吼与唤》,《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登记证书》登记号为2009-A-018216。不但如此,申诉人为此还获得了一系列荣誉证书。2012年9月15日,申诉人一案同案人于永香女士在北京书画苑向现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党校校长、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副主任书记赠送了《壮行无悔的吼与唤》一书。作为本案的新证据,申诉人有理由认为本案应当再审。
  三、所谓邪教的三本小册子已经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得到了党报的首肯。
  2013年7月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了《深情的呼唤》一书。
  出版信息如下:
  图书在版编目(CIP)数据
  深情的呼唤/林浩著.—北京: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2013.7
  ISBN978-7-5115-1927-6
  Ⅰ.①深… Ⅱ.①林… Ⅲ.①中华文化—通俗读物 Ⅳ.①看K203-49
  中国版本图书馆CIP数据核字 (2013)第135571号
  版 次:2013年6月第1版 2013年6月第1次印刷
  书 号:ISBN978-7-5115-1927-6。
  被认定为邪教的三本小册子的内容(很小部分修改)能够经过人民日报出版社的审查并出版,这意味着该书是一本宣传弘扬正能量的、符合党的主旨的好书,这样的书能够出版,但它的作者还在为此书把牢底坐穿,这错误的裁判岂不是对执政者的嘲讽?!
  四、原新闻出版总署作出的26号鉴定主体、结论错误且没有鉴定人签名,即据以定罪量刑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依法应当予以排除。
  公安部26局向原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提起鉴定出版物委托,新闻出版总署于2006年7月14日作出新出鉴定【2006】26号《出版物鉴定书》(以下称26号鉴定结论),鉴定结论为:《复兴中华文明学习材料》、《弘扬道德文化、实施先进性学习参考——抵制魔论邪害》、《弘扬道德文化、实施先进性学习参考——理论探讨》三本“学习材料”属于“宣扬邪教、迷信的”、扰乱社会秩序、破坏社会稳定”违禁出版物。
  (一)新闻出版总署鉴定邪教无法律依据,全国人大常委会明确规定的主体不包括新闻出版总署。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取缔邪教组织、防范和惩治邪教活动的决定》(1999年10月30日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通过)第一条规定:“一、坚决依法取缔邪教组织,严厉惩治邪教组织的各种犯罪活动。邪教组织冒用宗教、气功或者其他名义,采用各种手段扰乱社会秩序,危害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和经济发展,必须依法取缔,坚决惩治。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国家安全、司法行政机关要各司其职,共同做好这项工作。对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实施,聚众闹事,扰乱社会秩序,以迷信邪说蒙骗他人,致人死亡,或者奸淫妇女、诈骗财物等犯罪活动,依法予以严惩。”
  (二)《新闻出版署出版物鉴定规则》也无鉴定邪教的规定
  《新闻出版署出版物鉴定规则》(新出政〔1993〕179号)第二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本规则适用于新闻出版署受理鉴定的下列出版物:
  (一)违禁出版物,包括内容反动的;有严重政治错误的;淫秽色情的;夹杂淫秽色情内容、低级庸俗、有害于青少年身心健康的;宣扬封建迷信、凶杀暴力的出版物;以及封面、插图、广告及其它宣传品存在上述问题的”。
  (三)“三本学习资料”不能界定为出版物的图书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图书的定义是:“凡由出版社(商)出版的不包括封面和封底在内49页以上的印刷品,具有特定的书名和著者名,编有国际标准书号,有定价并取得版权保护的出版物称为图书。”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是各国政府间讨论关于教育、科学和文化问题的国际组织,中国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创始国之一,自1972年10月恢复在该组织的活动,首次出席大会即当选为执行局委员,此后中国一直连任这一职务。1979年2月,中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国委员会正式成立。新闻出版总署还是中国联合国教科组织全国委员会的委员单位。
  26号出版物鉴定结论所鉴定的《弘扬道德文化、实施先进性学习参考—抵制魔论邪害》材料共39页,《复兴中华文明学习材料》材料共43页,按照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图书的定义去比照和鉴别,显然不符合图书的概念。即使《弘扬道德文化、实施先进性学习参考—理论探讨》有54页的页数,符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图书的页数定义,但是,该“三本书”均不符合其中“图书”的定义的四个特征。
  (四)26号鉴定结论没有鉴定人签名
  《新闻出版署出版物鉴定规则》第十一条规定:“鉴定书由鉴定人签名,经司负责人复核后呈报主管署领导签发,加盖‘新闻出版署出版物鉴定专用章’。”而26号鉴定结论上出现的是两位鉴定人的打印名。
  (五)申诉人“三本学习材料”宣传的是中华民族复兴
  “三本学习材料”通篇所倡导的价值取向为先进性理念,其理论取向与党中央、与先进性学习、与奉献服务于社会和谐发展保持统一性的方向愿望、精神原则相一致。如果说这些内容为“邪教”那怎么去理解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事业呢?26号鉴定结论断章取义、掐头去尾、歪曲事实、以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蛮横态度,抓住一些枝节问题只见树木不见森林作出错误的鉴定结论。
  因此,26号鉴定结论作为认定申诉人犯利用迷信破坏法律实施罪的主要证据不确实、不充分,而且该结论存在严重的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倾向,依法应当予以排除。
  五、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罪名法定,没有利用迷信破坏法律实施罪的罪名。
  第49号判决、第45号裁定适用申诉人的罪名是“利用迷信破坏法律实施罪”,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00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解释,我国刑法没有该罪名的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条第一款规定:“组织和利用会道门、邪教组织或者利用迷信破坏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实施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一)“三本小册子”不等同于邪教组织
  1999年10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了《关于办理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一)》,该解释第一条对邪教组织的定义是:“刑法第三百条中的‘邪教组织’,是指冒用宗教、气功或者其他名义建立,神化首要分子,利用制造、散布迷信邪说等手段蛊惑、蒙骗他人,发展、控制成员,危害社会的非法组织。”
  (二)假设申诉人犯本罪,其罪名也应是“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而非“利用迷信破坏法律实施罪”。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已分别于2001年5月10日、2001年4月29日,由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174次会议,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委员会第九届第87次会议通过,现予公布,自2001年6月11日起施行。)该解释第一条规定:“制作、传播邪教宣传品,宣扬邪教,破坏法律、行政法规实施,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依照刑法第三百条第一款的规定,以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定罪处罚”。
  最高人民法院(法释[1997]9号)300条规定的第300条第1款的罪名为,“组织、利用会道门、邪教组织、利用迷信破坏法律实施罪”;最高人民检察院(高检发释字[1997]3号)第226规定的罪名也是“组织、利用会道门、邪教组织、利用迷信破坏法律实施罪”(第300条第1款)。
  纵观刑法规定,并没有“利用迷信破坏法律实施罪”罪名规定。罪刑法定原则告诉我们,“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和“法无明文规定不处罚”。
  六、26号鉴定结论作出后未送达给申诉人申请重新鉴定等,违反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严重影响本案公正审判。
  公安部26局委托原国家新闻出版总署作出26号鉴定结论后,申诉人不论在公安机关侦查期间,还是在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期间均没有被告知其内容,当然更谈不上送达。2006年12月21日办案单位催逼犯罪嫌疑人在《东港市公安局鉴定结论通知书》(2006)461号上签字,通知书上有鉴定结论是非法出版物和违禁出版物,但26号出版物鉴定书没有书面送达受害人。
  2007年11月22日申诉人收到检察院起诉书,起诉书上有非法出版物和违禁出版物字样,《出版物鉴定书》也没有书面送达受害人。2008年1月17日第一次开庭时,申诉人第一次听到鉴定内容,要求看鉴定书,法庭当场合议后不给看。对26号出版物鉴定书没有进行当庭质证。从见到出版物鉴定结论开始,被告人就要重新鉴定,结果是久要久应久不给。申诉人入狱七年多,至今未见到26号出版物鉴定书的原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九条规定:“对鉴定结论有疑问的,人民法院可以指派或者聘请有专门知识的人或者鉴定机构,对案件中的某些专门性问题进行补充鉴定或者重新鉴定。”
  显然,不管是在公安机关侦查期间,还是在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阶段,或在人民法院审理过程中,申诉人对26号鉴定结论的受送达及重新申请鉴定的诉讼权利被剥夺。
  七、自造罪名,难道不属于枉法裁判?
  作为侦查机关、检察机关和审判机关的承办人员对刑法300条第一款的罪名应当知晓并熟悉,特别是人民法院的刑事法官不可能不知道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邪教组织犯罪的罪名规定,但是,他们硬是活生生的 楼主发言:5次 发图:5张 举报 | 二维码 | 分享 | 收藏 | 更多 | 楼主 回复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排行榜